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好比你敢從鞦韆上跳下去 要人命不算誇張
*應該要說些什麼激勵自己的話吧,不過想不到…。並不是要特地說些反社會的激進鬼玩意,但是偶爾反抗一下對身體會比較好?然後又立刻癱軟了,喂,我連想早上要穿什麼都很倦膩吶。

*我很認真想盡量讓自己的anobi加強進度,真的我盡量,雖然記錄慢的悲涼。

*冰與火之歌影集我有看!跟我記憶中有點差距,但是整體而言觀感不錯。要戲有戲,要肉有肉,總而言之。




*生存淘汰物競天擇。

基本是奉馬克思主義為上。

拋棄人或是被拋棄人這種事情只要看過數百次誰都會沒感覺。

只是說當存活人太少實際影響到自己的利益時,那基本也是,誰都會煩躁,然後可能是麻痺,「共體時艱」是必須說的話,除了這個其他想說的,說多了也如同在攻擊空氣,跟另一人(類似處境)面面相覷而已。

就算那種貧濟的環境讓自己也被影響到了。我不會生氣,只反覆說說:不過爾爾。



這樣活著似乎也很不對。但有沒有更好的掙扎方式、將自己調整地更好?

轉換思考角度。

到底又什麼才是對的?

你怎麼知道你能從哪種人生獲得什麼。

再次轉換思考角度。

你知道你想要什麼嗎。


也許沒看過真正壯麗的生命風景前,話說多滿都要打幾分折扣。

我承認我太渺小。

  1. Edit
  2. Permalink
Mcfassyyyyyyyyyyyyyyyyy


tumblr_lmx8t39oxD1qbo344.gif

tumblr_ln28jv3WuF1qgu0zvo1_500.gif

請問兩位何時要去公證? 

好討厭好想要放全身心下去萌WWWWWWWWWWWWWWWWWWWWW

完全不用多說的一對。

可是好開心阿MIC這顆鑽石終於閃閃發亮了!(印證我不知道多久之前說過的預言)

改天再來寫花癡感想吧哈哈
  1. Edit
  2. Permalink
就算一個月一次也是可以的吧
我想應該又到了聊的時候。覺得很久沒有以前那種談無目的地無中心的網誌,雖然以前是不太在乎順序那種事,也比較贊成網誌雖公開但仍偏個人化、這種表達方式,或許是因為工作久了又沒什麼時間寫,逐漸認為如果網誌太言之無物太流水,會不會太沒意義太浪費時間……儘管如此,到現在也沒發表過什麼像樣的網誌吧(請看以下),哈哈!!!

So , be it.




工作上。回到以前當副店的青田店,但已經不是當初的副店長,而是店長了。可笑的是,現在接副店的人,竟是當初因為當兵先離職後又回來的前輩。嗯……反正使用(?)上也不會有那方面的疙瘩啦,所以可以。只是關於人的記憶啊,不過一年回頭一看才發現世界怎麼變這麼多。

跟EL(差不多等於副店地位的老工讀)在討論這年的人事變遷,因為我跟她都調店回來,我們兩個卻異常懷念去年暑假,那時候沒有師大店沒有昆陽店,大家都還在青田店的時候。

「那時候W跟D都在樓上、然後樓下就是我在管妳跟YU跟其他人……天啊好想念YU,真希望她不要待昆陽跟我回青田」

「嗯嗯。還有N,JP跟GC那時也還沒走」

「JP跟GC真是沒良心傢伙XD。對喔我都快忘了N,那時候他都還沒升萬華店店長,現在只有店休開會才看的到他」

諸如此類的對話。


而現在,大家都調到各店去了,我離開這店那麼久,現在竟一個人回來接收這個佈滿情意痕跡的空殼。有時候一個人在樓上顧店時,就會想起一些事…只是身邊的同事多數不是那時的人。

但每個人都成長變化了吧,再仔細想想,這點最重要。

再再無論如何,我們還是一個團體。




至於其他。

我十分想看X戰警。何時可以啊。

還有加瑞特(Garret Hudlund)



在2:00多附近,提到自己從不是眾人的目光焦點時的表情…OH, you know

後面一點竟然丟手機XDDDD

Everything in life to me is like the second scratch.



  1. Edit
  2. Permalink
Garrett Hedlund
如果要歸納我這幾年會喜歡上的男人應該是下面這位



Garrett Hedlund

1984年生,美國人,代表作?廣為人知的應該是Tron:Legacy的男主角吧

Garrett_Hedlund_16756_199.jpg
GarrettHedlundBW.jpg
kristenontheroad (4)




毫無心機的雙眼+皺眉(與憂鬱氣質無關,跟害羞比較有關)


好久不見 低調喜歡電影明星的我
  1. Edit
  2. Permalink
取名也不需2

取名也不需--後





一直到上飛機的前一天,因請假他將未來工作壓縮一禮拜內處理,完整無缺交接給叔。萬浩聰開始打包行李前就累積不少眼圈,有大半行李都謝立豪捉空整理好,留給他的就剩聯絡香港的爹地媽咪,寫下回香港的購物清單。謝立豪自己行李好似不用幾個鐘頭就搞定,上機前晚十點多到家,黃燈下他望見鐘點工人將家裡掃的一塵不染,邊拉鬆領帶邊進臥房,謝立豪正躺床上悠翻閱雜誌。行李箱鎖緊緊整整齊齊擺在一角。
讚我這樣的獎賞就省下啦。只不過…
基本上可以用視姦兩個字解釋謝立豪行為。
哈?你自己唔係玩得幾開心。只不過……
眼波流轉,萬浩聰學他語調,叛逆笑他不可靠。
他一步踏到衣櫃前打開,沒想像中空,只是多了點空隙,選擇帶走的都是樣式新潮但這幾年也慣穿的衣服。舊衣還在裡面,與公事場合的西裝作伴。像是那幾件格紋襯衫。
伸手觸摸其中一件藍格襯衫,敏銳的指腹搓揉…質料還是不錯的,像摸上什麼陰影裡的記憶,穿著這件時曾經遇見什麼人待過什麼場合,思及不知何處,萬浩聰低頭抿唇。
後來不穿是為了什麼。來英國後他一再添購更多的是筆挺西裝襯衫。謝立豪曾說他非常適合淺色西裝。那類色不是誰都穿得起,那類介於成人與少年間的愜意與柔軟不是誰都適合,如要扯下也有別番風味。儘管如此,一著上就等於著上另一世界的氣味,亦如某些時刻他也會噴上香水,可以遮掩,也可以展現。

他沒有帶以前的機師制服過來英國。
格紋襯衫帶來也沒穿。穿上周身不合,似錯置時空。但每次掃除也沒真正決心拿去資源回收。有時不知怎的看著難受,就更往邊裡塞,直至新衣塞滿視野。
有些衣服是這樣,不適合現在的自己就不會再穿了,於是遺忘,不再記得。
但忘記與丟棄,終歸本質不同。

現在準備回香港,他驚覺他沒理由再穿西裝。謝立豪選的是現在他會穿的休服。
也對,這些件沒怎麼剪裁的格紋襯衫現在眼光看多麼老土啊。

萬浩聰立在衣櫃前,沒發覺自己外出衣還沒脫完。直到一團鼻息與溫度附上他後頸,一個如等候般溼熱的吻,才有反應。
身後的謝立豪不知何時已默不作聲走到他身後,輕輕擁抱著。像抱嬰兒那樣,很珍惜地,但天下可沒有人會向嬰兒索討什麼。然後他在他耳邊吹進幾句話,他沒聽見也沒理解。
萬浩聰憑藉感官一陣顫抖,不選擇抵抗。
只要接受了,軟下身骨認命享受寵愛,那即是一種回應。
以前要得太多,現在則要得太少,所以他是這麼想的。


_



兩萬年前的續稿。

我有時候會用現在的陳三苗去想像後來成熟的青年Donald(萬浩聰),可是…其實我心中的陳三苗還是太理智
(當時的陳三苗真的好年輕……)


如果Donald也可以天真下去就好了。不過不可能吧,否則也不會這麼寫。
也不是說跟Chris(謝立豪)就要這麼委屈的樣子(次下的選擇之類),只是對他而言從被愛中學習也是很好的事。

還有可能我也喜歡看到Chris那種不為人知失落的模樣(可惜沒機會寫),耍嘴皮子也只會在Donald面前而已。



  1. Edit
  2. Permalink
部分藝術家要求的是……
開了新分類,古董藝術相關的網誌會放進來。(自勉學習用)


下面這篇文章是老闆硬要我交給他的東西,一點點、很淺的對大畫家黃賓虹的認識:





淺論黃賓虹

黃賓虹(1865-1955)),祖籍祖籍安徽歙縣,生於浙江金華,是為中國著名近現代畫家,並對古典美術史論鑽研深刻、著作良多。

許多人說黃賓虹為大器晚成的畫家。前半輩子他長期深入研究古典傳統繪畫與藝術史,追尋民族文化源頭,由此累積深厚文化氣養與對美學歷史全面認知,並建立自己的繪畫觀;作畫上延續傳統文人畫的精華,引以內用、揚長避短,在晚期彷彿道家頓悟創造新的生面,進而完成自身的藝術美學。

首先,黃賓虹對藝術的態度非常慎重,他對藝術首重內美。在黃賓虹的著論當中,他認為中國傳統的山水畫之所以為藝術,意以具象的方式去表現其中抽象的意涵,觀畫如觀其人,道品性會在作品中展現無遺,自身若無具備修養與人品是無法畫出好作品的。此特質也貫穿他整個藝術生命,也可見黃賓虹很嚴求自己。

早期的黃賓虹追逐古人腳步,尋求傳統內在與長期思考,直至七十歲才走至藝術生涯的分水嶺。他在四川一次夜遊山中,月光在山脊上徘徊,而夜山深不可測的濃重,體悟了疏密虛實之間的關係,此後逐漸確立自我強烈風格,也就是「密厚重、渾厚華滋」。


青城坐雨 #40643;賓虹
青城坐雨,1930年代 (我看過最美的雨山之一。四川青城那場雨真是開了黃賓虹的天眼啊。)


觀賞黃賓虹的山水畫,可以先注意畫中的留白,與濃密層疊的重墨形成對比,自有一份空靈;黃賓虹筆觸純真、質樸、自然,每一下筆,用墨形成的韻律感,以表現濃厚的夜山或迷漫的煙雨山景。黃賓虹的心細超出常人敏銳,他所見所得的體悟,化為用筆的靈感,使他的畫整體呈現出一種屬於他的氣韻。這種氣韻來自他早期以來對傳統美學下過的苦功,融合自身涵養,用以自己的方式去表現他對自然造物的感情與想法,也就是借物寫心,他將對生命的思考化為畫作。

#20223;巨然筆意 #40643;賓虹
仿巨然筆意圖,1951年 

八十歲後,黃賓虹罹患嚴重的老年白內障,近乎半失明狀態,但這不影響他對藝術的熱情。也許因為喪失視覺的感知,更隔絕了感官對外客觀的干擾,更專注追求心靈上的意象,而此時的作品幾乎以濃重墨居多,彩墨點綴趨少,多數畫非即白。這時他作畫給人感覺是自由的,幾乎仰靠直覺就能一窺他畫中意識,他使用頓頓墨點砸至畫面,落筆之處節奏感鏗鏘有力,整幅作品氣勢極強,但他的濃墨落點與細微處的留白也能帶出山水的靈動,乃至山中神祕蓊鬱、言無可言的內涵。

焦墨山水 #40643;賓虹
焦墨山水,年代不詳 (這張筆墨簡單流暢,我覺得非常現代…不過現代人大概很少這樣畫山水?)

#26202;期山水2 #40643;賓虹


黃賓虹長達七十多年的藝術生命,他對藝術奉獻具有開創性意義,由早期仿古到晚期的頓悟,他的山水畫承繼傳統,再從中摸索思考而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他的山水已脫出寫實,而飽含強烈抽象意味,高度的精神美,藝術完成臻至化境。


-


是說我第一次看到他晚期失明的畫,我第一個感覺是狂暴,還想,是因為快死了嗎?(欠揍的想法)

後來再看,更突出的感覺則是他非常自由,落筆的力道基本是種歡快,即使他的畫整體給人觀感仍是沉重的,但在我看來應該是因為已經了解太多太多,對於胸中材料,他可以運用也可以捨棄,信手拈來盡情勾勒他心中的山水。

但最重要應是他的化繁為簡。當然不是說他晚期就不創作複雜的畫,只是從他半失明後創作的山水畫,用筆更接近心裡所想的,他重視意象的傳達,而實質具象美他毫不在意,根本看到更多的是他所創造的[世界」。有趣的是,他每一筆乍看都很像,再看整體,再看細節,又會覺得每一筆彷彿貫入一生心血,深沉而完融。

我想大部分藝術家都會追求某種純粹。

有沒有可能用一張畫、一首詩、一件雕塑去表現真正的美?
更甚乎,一種顏色、一個字、一種形狀?

藝術家這種純化的想法會表現在作品上,所謂的精簡,是這個意思。

テーマ:art・芸術・美術 - ジャンル:学問・文化・芸術

  1. Edit
  2. Permalink
哦?
上次店休去了我一直很想去的平溪(所以我才在開會時推薦,笑),有可能我是那種一遇到可以許願的機會就不會輕易放過的人--就算許的願都不外乎事業與愛情啦…--但忽然驚覺要把自己的心願在大眾的雙眼中,並且加以照相存證的狀況下完全坦露出來,我哪裡肯啊。

誰要丟這臉啊!!!

就算老闆吐槽「不是妳提議的嗎,怎麼給我亂寫」也一樣。

真是的,我還是去寫國泰平安不要再有天災人禍(真這麼做了)。

所以奉勸各位,放天燈僅限知心好友兩三人去,切勿呼朋引伴,除非你還真沒什麼認真心願好許或根本不當這套是回事。


不過說到不放過許願這事,上禮拜過生日切蛋糕前許願許太久,也被友人念:「妳現在是在行天宮許願喔?」


除此之外,晚上我們還去搭貓空纜車。

晚上的纜車是有點可怕,因為真的太了,前面一台纜車滑出站時不多久就被深到捉摸不清的霧吞噬,然後行車平穩的速度也…但偶爾有風吹來時也挺刺激好玩,可以隨意性鬼叫一下:我們又要離開地球啦~

我覺得中間停站看起來也很像科幻小說中銀河鐵路的車站,打開車門檢查我們是否安在的車站人員不也應該穿著太空衣才對。


晚上來還是感覺比較好吧。白天俯看台北市應該很髒。






山岸涼子的日出處天子太惹人傷心了。

唉怎麼會有這麼一部漫畫呢…怎麼會有厩戶王子這樣一個角色呢……

  1. Edit
  2. Permalink
yesterday & today


對於把用了太久太久的網誌名稱改掉感覺真好。我也很喜歡鮮黃跟鮮紅的搭配。

總是那麼久才更新,你知道,幾次來看的自己也是會寂寞的。雖然無話可說,也還是寂寞。

友人們也說:可是妳的生活都是工作。

就是因為這樣嘛。



應該比過去的自己更會說話了吧。

以前的我絕對無法想像的到自己目前的表達能力。我是說在工作場合中使用的那種。

於是乎,很多事情都可以更大膽。

其實那跟勇氣應該沒有任何關係。只不過已經習慣了某種技巧,圓滑的(也可以很銳利),若無其事的一種技巧。

技巧性的去獲得,保留,遺忘,丟棄。

例如,幻想就像一種堅持,那種事情說放棄也不用幾秒鐘。

也許我再也不會用以前擅長的華麗麗字眼了。







順便說我最近的口頭禪:「快吐了。」
應用場合:「還有兩百件事沒做,更,快吐了。」 (自言自語)

另外一個口頭禪:「怎麼可以這樣。」
應用場合:「我才剛訓練好的早班現在又要調走?怎麼可以這樣。」 (跟另個分店長電話中)

然後有時候會說:「好悲。」
應用場合:「唉,你也要走?好悲。」 (對即將離職的同事)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1. Edit
  2. Permalink
OH



久久知兵助曾經希望一切完美。譬如說,第一名從忍者學園畢業。他遇見一個值得他效忠的主公。他接下所有無比艱難的忍務,獲得盛大而踏實的成功。生逢其時,死得其所。

譬如說,他不會做出這世界從來就只有他們兩個沒有其他人存在這種脫軌的妄想。譬如說,就算有其他人但對誰都能平等對待。誰或誰對待他都是那個久久知。譬如說,他可以理解這世界並且理性的理解全部。

譬如說,他不用面對失控。
他可以在乎誰。也可以不用在乎誰。

儘管如此。他學會接受事實。
…儘管如此。
面對鉢屋三郎時,久久知兵助也還是久久知兵助。


-

久→鉢
適合完美主義的久久知
還有裝模作樣的三郎



我買到了3秒半出的唯一一本久久鉢本,那點文藝色彩現在哪裡去了…
  1. Edit
  2. Permalink
破格
要變得更勇敢,才可能成就什麼。

真心推薦天鵝這部電影。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