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主題是再生紙嗎
找到這個版面來用看看w

-


對生活:

「哇喔。」

裝腔作勢的同時感到無力。

我越來越會罵客人了,是件好事吧。
(或者用比較委婉的口吻表達我們已經做到某種讓步但事實上根本沒得讓步這種弔詭的障眼法)
總之學不會某種態度與立場上的強勢跟調教,基本上無法做這行。
語言也同樣非常重要。

-




忍亂劇場版預告
http://ch.yahoo.co.jp/warnerbros/index.php?itemid=150
請點1:16
……從哪本食伊同人誌抄來的一幕吧我說?
預告裡沒有利吉君,上次長篇版佔那麼重戲分,這次應該是串場角色吧
anyway,好想看~~~
  1. Edit
  2. Permalink
做人太賤也會傷身
工作不順即開始深深陷入了某種自我質疑的漩渦中。
到底我接管這間店後是變得更好還是更差?就算好一點點好了那也是因為前一個太差,若最後只得這樣一個評價,那當初自己嘴砲別人也未免太諷刺。

拿出幹勁,累到過勞死也無所謂,似乎要用這種心情去幹才能稍微得到好一點的成績。
(我真的覺得自己身體有變爛,但這種話我看除非嚴重到要住院否則最好自己默默解決吧)

短程目標則是不要再挨罵了。

(怎麼這麼悲哀啦,給我快樂的事TwT!!!!)


---不知何時存的草稿以上-----------


一個人要是在工作中犯了錯,我想最可怕的瞬間就是向上面坦白的那一刻,
但是如果什麼都不說,用事不關己當作藉口去蒙混過關
等到別人發現時,那個謊言就已經不像原來的謊言單純了

可是重點不是在於撒的謊有多嚴重,也不是掩飾好不好、別人會不會發現
而是肯不肯承擔錯誤
就算承認又如何,又不會少一塊肉,頂多被罵到回家大哭一場
哭完還不就沒事繼續上班,雖然人言可畏,但時間一久大家也就忘了這件事
人際風聲,本來就是人在社會應該學習承受的事

謊言硬撐大到最後質變,別人一個無意的眼神飄過來怎看都像把利劍射向自己,又沒辦法放下去面對
因為承受不住這種事,一份工作就以不言自破的辭職信收場(寫那麼正式的信,顧左右而言他的理由,簡直笑話)
好啊,大家以後再看看受傷最重、後悔的是誰



總之一句:太賤了虧我們教你多少東西!!!!!!


---

一個人去看了狄仁傑,在電影院看得我縮在椅子裡憋笑開小花WWWWW
這部片實在太像武俠RPG…(奇幻效果馬上想到蜀山傳…我深刻感受到徐克對武俠奇幻不屈不饒的精神)
劇情推理大家不要在意太多就可以看得很愉快
反正重點是在狄仁傑、裴東來與上官靜兒三個人的互動上
中間看經常默默心裡出現系統提示:裴東來加入成為夥伴、視角切換上官靜兒一人活動其他隊員離隊…等RPG實感

華仔本身就很拿手這種角色,李冰冰男裝散發英氣同時竟然還能比女裝更美(怎樣都不可能討厭這種女角)
但整部戲我的眼睛只在裴東來身上
超演的裴東來太可愛,脾氣直率暴躁,但又重情義,白子設定加強萌度
身手矯捷武功高強,萌上加萌
很聰明但還是會被更聰明的狄仁傑牽著鼻子走,萌到不能再萌
還有落馬時可以立刻下跪實在太害,一整個徐克風格(?

但話是這麼說…劇本最後扼殺了我的妄想真是太過分了
所以最好看就是前半段,就這樣
  1. Edit
  2. Permalink
歐歐歐
累掛。
放完假回去做事感覺會更累,不過還是要做下去。
否則呢。

(基本上是連疑問句都不能提出的狀態)

當你看到一兩卡車待整理的大型古董家具倒進你倉庫。
還說什麼否則呢。

(扶額吧各位兄弟姐妹)



昨天放假我在看陳三苗主演的美人心計,之前中視有播的那齣。
我覺得港劇的宮心計比較毒辣比較狠,美人心計裡的美人到宮心計感覺馬上就會被圍攻批鬥死
但是林心如的竇漪房不知比劉三好的角色性格立體幾百倍,加上跟皇帝陳三苗大放閃光,可看性還是頗高XD


  1. Edit
  2. Permalink
快融化掉了
前陣子開刀住院四天,現在回家休養中,嗯還算愜意呢現在。
去住一趟醫院普通病房才發現自己介意的不是隔壁病床,男友陪扁桃腺發炎女友聊一整天就算了(是說為什麼到最後還無聊到聚精會神聽他們八卦),糖尿病老阿嬤唉唷喂哀哀叫兼撒嬌一整天不算什麼(不管是誰都不能否認安眠藥這種發明對人類有多麼偉大),這都比不上全部病人家屬聚在一起高談闊論=_=,嚴肅如花幾百萬治療小孩插管病痛人生,到瑣碎如某老伯打個噴嚏就中風之類的謠言。

怎麼聊都聊不完啊!人多口雜啊真的是。醫院完全是一個不得安寧又光怪陸離的地方。

住院時將跟工作有關的想法通通丟了,是時候要撿回來,怎麼說呢復職後要接管的分店那邊好像另一個人間地獄……人剛好就站在浪頭刀尖口,有這麼說法吧?因為很明白不久後又要立即投入這種認知馬上就位,現在這中間時刻,就忍不住要放空腦袋了。

不關心其他人也不關心自己,只關心書中或電影中的演員角色互動,用這種宅切斷我的雷達吧…

(雖說如此我原定的日本行什麼時候才可以成立啊)

人在住院沒辦法參加高中同學會,這也非常可惜。

  1. Edit
  2. Permalink
看樣子好像是要打新日記才能把廣告消掉
所以我來打了

距離上一次打網誌久死了啦,連港劇都過了好幾季




日常即是日常,似乎很多事慢慢可以掌握了,但我感覺不出什麼長進。

據說之後是畢業潮,希望有聰明的新人進來,謝謝各位
一個人沒能力又不用心大概很容易被搞死吧,容易被嫌棄,容易被淘汰。
(說的太誇張,不過到哪邊都一樣吧我認為,就算看起來再和善的地方,該需要犧牲時就會做出犧牲)




啊然後是忍亂
滿腦子都是土井利跟鷹久久,但手指已經殘廢很久寫不出什麼東西
任性的幻想也是滿有意思

一直認為久久知昰人見人愛的資優生那般存在(憑努力的那種,不是不羈的天才)
忍者資質不算好的鷹丸雖然一直笑笑的 但應該很不爽他吧
因為不爽他 所以想弄他 於是久久知就被弄了如此這般
(簡直亂來的妄想↑)
有空再寫XD

利吉
我最近的目標就是讓他槌地痛哭跟一些撒嬌行為等等



買了一些書正在看
迷霧之子還不錯,雖然有些設定是會突然冒出來解圍讓人感到些許的不扎實
目前看完首部曲還是頗有娛樂性的,也可以看很快
  1. Edit
  2. Permalink
還沒死
雖然感覺身體一天比一天差…(顫抖的打鍵盤中)店長還說也不用什麼事都要自己做,可以確定的就丟給新人做沒關係(但問題是就都不確定冏)
反正就,過一天算一天,有點消極與麻痺,要控制自己的脾氣似乎只反作用讓脾氣越來越差
譬如說只想讓自己當個穩定的工蟻(並且萬能的…有一萬隻手腳那種(蜈蚣?))但怎麼就像被丟進鞭炮的鐵罐一樣
隨時爆炸但頂多一聲悶雷最後受傷的只有自己而已

你知道,一個不穩定又無聊的玩笑,誰聽了都不安慰

但是人生怎麼可以用玩笑來譬喻呢?即使真的是個玩笑也沒有辦法那麼說
如果就這麼隨意的面對過去,沒有想法的就隨波逐流或者選擇遺忘
那歷經的這一切又算什麼



好自為之
儘管無法相信未來能看見什麼東西(大概也不會多美好吧),最多只相信這份經驗的確能學到什麼






我目前唯一的遺憾是,好像寫作已經慢慢遠離我了
寫不出新的故事
有夠幹…
  1. Edit
  2. Permalink
ya
史蒂回覆再等等我T_T

忍亂十八期都是利吉先生
哎唷哎唷哎唷哎唷
這麼高的曝光率是要讓我幸福死嗎?
還食滿跟利吉一起出場,這麼幸福真的可以嗎嘎哈哈!!!!
最喜歡看到利吉先生的表情就是困擾跟大笑兩種了,夭授古錐
也最喜歡看愛打內心戰的山田父子戲了(13集還在那邊吃醋是如何)
請再多出場吧萬人迷先生!!!




什麼時候才有連休,我好想出遠門。
越個台灣海峽到香港逛個旺角銅鑼灣都爽啊。
  1. Edit
  2. Permalink
馬羅是我心中理想的男人
喔我看了漫長的告別前幾章就有這種感覺了,馬羅這種男人哪裡可以撿。



今天被說自己太鋒芒畢露,但是反面的意思,一直發亮可能會壞掉吧,想把電量轉小轉低調一點,一定是太亮連自己的眼睛都會被刺昏的。

好像渾身都是問題一樣,乾脆不要說話算了,背也痠了。
  1. Edit
  2. Permalink
not the same but your own world
在破報上看見自己登的徵文訊息感覺有些奇妙…夾雜在一堆雷同的訊息裡頭,毫不顯眼,連張免費報紙都可以散發出滄海一粟的味道。
當然還是希望眾生多賞點面子給我們。

在誠品看到電影<一頁台北>的廣告,馬上心裡吐槽啦在誠品還可以期待美好戀情,上架書時可以期待旁邊有個張孝全在偷看你。

說得誠品也可以拿來代表台北,正確又浪漫的將台北以這種大型連鎖書店模樣推銷出去了。

有那麼瞬間會覺得自己活在世界的另一邊,你的世界跟我的完全不一樣,而且你的還會被外國人稱讚頒獎,我的寂寞潦倒,可是地理位置明明是同一個地方,同一塊島嶼同一塊凹陷下去的盆地,承載同樣的人群。也不是說一定要贊同或接受吧,誰都沒辦法干涉誰,所以共存共榮就是每個人生存的表面理由,和平的表面下藏了多少具屍體,很快徐風吹過煙灰具滅,像沒事一樣,繼續傳頌書店裡發生男孩遇見女孩無關社會好壞理想愛情。

有時候都不得不驚訝這種事。從嶄新堂皇的京站威秀過天橋到台北火車站時,橋下車流霓虹萬盞,橋上卻昏暗如此,甚至看不清歪著腿倒在那裏的遊民與乞丐的臉,行人總是步伐匆匆。



電影再怎麼樣也就只是表達某個人或某個族群的價值觀,要要求多少。

只是問題在於多數人情願選擇看哪部電影罷了。



可是監製是文溫斯欸搞啥鬼。有機會再看,現在還不好說嘴。

(但三八的說我是滿認同那邊被搭訕的機會比較大…僅僅認同如此喔)

  1. Edit
  2. Permalink
醉生夢死純瑕無淨,我來摘一片雲
我在林夕的新書裡看到他跟某人說過一樣的話,好可怕…想過圈子性的問題,所以這個世界還是可以歸類的吧,你會欣賞什麼樣的人,你會吸引什麼樣的人。

你想成為怎麼樣的人。

林夕是世故的,我一點也不世故。

其實哪裡有共同點,只是我想往那邊靠近而已。


以前會說那樣子沒問題,自己玩自己開心就好,事到後來才發現這就是盡頭了。

現在有人在幫我推倒高牆,好感激他們,但對面是什麼樣的景況我無法想像,也沒有倒退與猶豫的空間。


一個人怎麼生活與成長根據的還是性格,在大方向裡可以選擇的選擇,多還是少。

但排除掉類型種種因素(憧憬/厭惡/缺乏興趣),不討論那些,只討論最高原則的話…

那麼,我想成為更能對自己負責的人,沒有喪失掉意義的人。



(此時說自己,根本包含的不僅僅是這個自己,而是整個大世界,超越獨善其身的範圍)







好吧再說白一點。
擺脫自閉症的療程,首先第一步就是學會聽別人說話。

就算沾的渾身腥,夢想還是可以很純真,ABBA都那麼唱了。



還有瑪莉王妃的原聲帶超超超好聽!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