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快融化掉了
前陣子開刀住院四天,現在回家休養中,嗯還算愜意呢現在。
去住一趟醫院普通病房才發現自己介意的不是隔壁病床,男友陪扁桃腺發炎女友聊一整天就算了(是說為什麼到最後還無聊到聚精會神聽他們八卦),糖尿病老阿嬤唉唷喂哀哀叫兼撒嬌一整天不算什麼(不管是誰都不能否認安眠藥這種發明對人類有多麼偉大),這都比不上全部病人家屬聚在一起高談闊論=_=,嚴肅如花幾百萬治療小孩插管病痛人生,到瑣碎如某老伯打個噴嚏就中風之類的謠言。

怎麼聊都聊不完啊!人多口雜啊真的是。醫院完全是一個不得安寧又光怪陸離的地方。

住院時將跟工作有關的想法通通丟了,是時候要撿回來,怎麼說呢復職後要接管的分店那邊好像另一個人間地獄……人剛好就站在浪頭刀尖口,有這麼說法吧?因為很明白不久後又要立即投入這種認知馬上就位,現在這中間時刻,就忍不住要放空腦袋了。

不關心其他人也不關心自己,只關心書中或電影中的演員角色互動,用這種宅切斷我的雷達吧…

(雖說如此我原定的日本行什麼時候才可以成立啊)

人在住院沒辦法參加高中同學會,這也非常可惜。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