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抽象形容詞霹靂無敵好用,請你隨意想像
想要認真釐清自己心裡想法,譬如要去做的事,該去做的事,不要丟在那邊,不要一事無成更不要所有事白費心力,
結果。
結果自己在幹什麼。只要一句話,就只要一句話,自己脆弱到可以被反射動作打敗,眼淚流了一地也沒人擦,妝花了醜了誰理你,眼睛拿來工作比較有用處,不是鬧脾氣也不是拿來傷心難過。



我很相信一種理論,邊走邊掉的理論。反正有的東西留也留不住,還留戀幹什麼。

強迫要自己丟掉天真,老實說我不想這麼幹。

老成才不好,我寧可像千金小姐一樣任性。說這話會被別人毆打的。說這話出去會被別人搾光的。簡直想看自己死在假象裡頭我都開心,現在在這幾乎都看見自己後悔懊惱的模樣。

如果可以活得滿嘴謊言漫不在乎,沒有問題。我酒量超差,兩杯就可以吐三大口烏來瀑布,但我就愛喝酒,還沒有大醉的時候我笑的超級開心,感受到內心凋零同時好愉快,意識清醒到知道自己可以舒服的胡言亂語了,在那種笑到可以流出眼淚的昏黃空間裡。

就跟…日記一樣,如果我這樣寫那樣寫,你懂就好,他不懂他家的事,胡言亂語裡有幾分真心,全部都是真的(又沒有對象要玩弄),問題是你有沒有看懂,真的不懂也無所謂。看懂我感謝你,沒有密碼,僅僅缺乏邏輯。

我只是懶的算計討論什麼利益關係,懶得從別人身上搾取什麼,我的夢想不是王熙鳳。
(更糟糕的是,別人需要你成為那樣的人)

不覺得日光燈刺的眼球很疼嗎,瞧,臉色多蒼白。


不用說也可以感受到自己背上被放了什麼期望。
還幼稚的說過,是相信改變啊。那是因為去算計生存機率都煩,並不想小心翼翼,但做法這樣太粗糙,也不是魚肉切切放上白飯就叫壽司了嘛。
草食動物腳指頭上都是釘子了搞什麼。

我想我也沒有完全認真對待過,就好像我老早知道自己就是那麼死蠢,提前放棄。
還沒比賽就先故意摔斷腿,這樣對嗎?這樣不對吧。


之前抽的是藍LS,前幾天為了修身養性毅然決然換成白當。
修身養性勒,抽空氣也爽,裝模作樣啊。可能想說這樣比較沒那麼快死吧。
但藍LS還是留了兩根沒丟,那菸盒就被丟在書櫃裡頭沒動,真惹人憐。

遲早還是會往那邊跑啦。


不是丟掉只是隱藏,超級重要的課題,可以是清純可愛小女孩也可以是害的女人,想隨隨便便死去又得練就一身生存技能,目的不是要顛峰的華麗只是要確保自己可以碰觸到生命核心,寒風中等車抽菸吐一口菸都會滿足,從身體內部產生熱能熱到指甲都會融化那種,只是想體會這個而已,慢吞吞或者急速劇烈。

那個誰啊,變裝三郎,你只想當個小朋友對吧。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