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dont ask
想用一句話來總結生活,可是想了想,捉索腦海裡中剩餘的幾個單薄的形容詞,到後來連夜與白日都混濁不清了。

別人問妳怎麼站在那兒張著嘴又不出聲呢…


前陣子連下好幾天大雨,喉嚨痛到連自己的聲音都不像自己,半夜十一點傘傘相連的台北車站,路燈太亮,我跑到角落脖子夾著傘花好久時間才點起菸,自己沒有年假,花了好一陣子才理解原來別人都要趕回去隔天星期一開工。

沒抽幾口就扔了因為公車來了,有點苦澀又全被潮溼蓋過。

想打電話給一個心情失落的女孩,但她母親說她九點就睡了,我說那明早她上飛機前替我問個好…



亮晃晃的放晴下午,從窗扇玻璃間看見一個同事被老闆叫到角落。後來再看見同事時,他掛著一張膽戰而無神的雙眼。

走進永康街,感覺擦肩而過的人全不會說中文。

整家店只三個人顧,還以為這裡已經遠離戰場,但只是人死的不夠多。



房間一直都沒整理像狗窩,早上八點半自動睜開眼,迷迷矇矇想起今天放假。

結果那也不過就個比習慣還要更習慣的自動循環,可口可樂販賣機裡機械世界繽紛麗,但我懷疑巨大齒輪下曾染上幾遍深紅血跡。

卓別林卡在裡頭滑稽的吶喊,聽上去非常小聲。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