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嗚呼


太喜歡了這個食伊的NICO,放上來推薦。
背景樂是很有名的紡唄,曲是原作,創作者ペコタ自己為這作品填了新詞,也唱了歌,整體經營的很用心…。我喜歡她的新版勝過原作詞與其他人聲版本(毆XD)

她的畫技不是很出色,但是故事與她表現故事的詞讓我好感動,一般畢業後題材會圍繞在分離與身為忍者的宿命,過去的親友可能會成為刀刃前的敵人,決棄感情的身不由己(或說所有感情都表現在最終的死亡結果上)。

但ペコタ沒有選擇將這既定事實表面化處理,她用十年的時間來訴說當時真正的分離,其實早與死亡無關,每個人選擇的未來在畢業那刻無法真正看透,分道揚鑣後你有你的路要走,我也有我的,這片土地那麼大,有可能一輩子都不再見面,戰爭時眼前綻放過人命的殺與被殺,終究如滲進白雪的血花,只要再一場大雪就將一切掩埋如初。

打打殺殺的時代仍會過去,忍者還是醫者,生老病死都已看透,從前學校的那些故友在哪裡還有誰活了下來,伊作不知道,食満不知道,畢業後整個世界物是人非,要過的也只有自己人生,卻總在某個偶然想起那時誰單純的笑容,沒多大奢望,只想問句:「你過的好嗎?」,人生還沒過完,總有一天會在哪裡相遇,若離了世遲早也能在地下見到面吧。 (←人家明明沒講到黃泉路上

好喜歡這種解釋,也好適合食伊…很少有人用這種目光看這群孩子,我怎麼聽都感覺這作者一定年紀不輕XDD那歌聲也是。


_



之前我就覺得食伊很像銀魂的銀桂,看這個之後覺得更像了,老夫老妻啊。

食満像執拗於攘夷過去的桂,而伊作像放開一切塵埃落定的銀時,這樣比可能稍作牽強,因為伊作沒有阿銀強大,更圓滑弱小具道感,食満也未必如桂的固執,可食満看起來很…有抱負心,沒有那麼容易想的通透,這種對比真的有點相像嘛,怎麼說都是互相安慰的配對。


再說,最近發現銀魂跟忍亂的同人作家有重疊到一點(那我去萌忍亂就頗有跡可尋是吧XDD)之前寫過感想的無有其實就是銀魂大手徒野的吾可子,時小路有出食伊本(好想看),遠淺也有畫忍亂本,日之出還畫了土井利的本(超想看),其他作家不清楚但應該還有吧,害我一直猶豫要不要下訂代購…(倒)。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