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兩種場合
獄寺、了平、雲雀,日常描寫

(可視作《銀河》角色番外)



:工作夥伴。

下午五點,正要想著要從辦公室離開,金髮俏麗女秘書又丟給他一堆文件。
不是吧?還有嗎?沒弄完?
五點半,電話來一通,了平口中一向沒好事。
死草皮頭,搬運工那邊不是快談好了。
他不爽條件又反口你要我怎麼樣,當然跟他極限抵抗一番啊!

獄寺心想要不是自己這裡忙到沒人用了才不會跟骸那邊借,結果骸手下跟外面打工的同樣貪心。

我看是骸…想趁機整我。他忍不住又抱怨一下。不對我不應該草率地交給你。
哈?別趁機說我沒用啊章魚頭混蛋!
沒事,的這邊原先就我負責的,那個毛頭小鬼……
少囉嗦我談給你看!!談得漂漂亮亮的!
獄寺嘴邊露出微笑。好啊那人情就給這笨蛋欠,少了老子一堆麻煩。
他這麼想著脫口則是:那這次乾脆整個運送流程全權交給你哦?作慣白的你,的也沒問題?這可不是依樣畫葫蘆就能……
的白的我通通極限OK啦。

搞定了。但是,為什麼非得跟自己人周旋。為什麼非得在這邊跟這個熱血笨蛋吵架。
說起來也不是第一次委託了平,了平也曾經委託案子給他,好吧如果說這不是默契也不能合作這麼久。

想約首領去吃飯了啦。偶爾才出現的幼稚口氣,獄寺放肆地聽見自己話裡不耐。
我肚子才極限地餓到可以吞一條牛了。
少來不是請你在餐廳與對方談的?
義大利食物怎麼填飽我。啊不管了你還在公司吧?我義務幫你解決一樣麻煩欸陪我去喝酒啦,我剛剛約山本了他極限開心的。
……你們兩個(不喝個沒天沒夜不走)約我去喝不也是…只想麻煩我開車嗎?
當作我替你欠骸的人情代價?這不是輕鬆多了?不要說我不疼你啊~
泰然自若的了平結論。

這傢伙也變聰明了。電話這端的獄寺沒好氣想。


:適用對手。

加入彭哥列後雲雀恭彌的人生也不算被束縛太多,唯一的好處是,在各種圈子之下他可以遇見各式各樣的對手。
譬如,眼前的這俄羅斯男人。

你的頭髮,犯規了。盤上的精緻菜餚一點也沒碰。刀叉靜靜躺著,也許還有別種使用方法。
淡髮色的男人笑得一臉柔和。真沒想到,彭哥列家族連交易方、對象?的外表都會挑剔、不順眼?
與彭哥列無關。雲雀還是不為所動,但斜睨眼神戲謔略透。
個人喜好?雖然嘛。男人手指搓了搓垂在自己前額、顏色幾乎偏白的髮梢。觸犯地雷、礙眼?不是什麼意外的說法。
哦?你也知道你那樣太超過了嗎?
知道了早就?但是稀少不太看過,你這種、嗯排斥的情緒太單純、簡單?的人。
明明說英文就行了,男人仍使用不太熟稔的義大利文。儘管某些詞彙不太確定但又說得十分自在。
真是有趣的男人,雲雀想,於是回答:你猜對了,排斥這種小事不需要其他原因。
這個染出來的可不是哦?
這句話意外說的很順,雖然文法出錯。還有那解釋倒更惹起雲雀注意。

唔……
雲雀身子往前,連手都伸出去觸摸。
任憑雲雀研究頭髮的男人,表現非常大方。




-


獄寺了平,順便提他們工作是在同棟大樓,所以見面次數比誰都高XD。
雲雀那篇,《銀河》第五章提到俄國費斯可家族其實只是從《各取所需》那篇借來的名字,不過這裡試寫看看,反而無限有愛XD雖然他人看著可能會一頭霧水吧哈哈XD|||因為還沒真正給過那個自創角色全貌(是說各取所需我一直都沒在趕…(毆)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