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思量錯落




默契缺失
(獄雲獄)




如果說做事前還要猶豫那也太娘娘腔。所以當獄寺隼人提出要不要去看個電影這種無理要求時他不用考慮就直接拒絕。
喂…你這人,為什麼不考慮一下啊,動作片欸。連票都買好了,印滿藍色字碼的紙條被握在手中捏得很皺。獄寺彎下背,臉紅困窘。然後又什麼都不說。假日的電影院。雲雀瞧著他自討苦吃的臉,在現出拐子前只說了兩個字:群聚。獄寺那天被打的很慘,關節生鏽,四肢活動緩慢至極,在雲雀後來也覺得無趣時,倒下來的獄寺又補滿電量衝過來。抓住雲雀肩指甲都陷進去制服了,手掌太熱膩滿滿掐住織料下的肌理,連他掌根觸及的鎖骨都快燒了起來。生氣了?眼眸裡除了不甘心似乎還有什麼。

明明觸犯地雷的人是獄寺隼人自己,他不答應也該是意料中。雲雀任他抓著沒動作,斜著眼瞧獄寺面紅耳赤。草食動物卻還是忍不住這麼火大。該不會,要我遷就你吧。雲雀最後說。沒有…對,是我太不謹慎。也沒道理去強求你什麼。手指軟了下來,洩氣地,糾在一起的面容鬆脫,五官如拼圖一時鬆散。只是看到預告時還以為…你會有興趣。最後幾個字沒講得很清楚,在他的唇舌之間凝成一塊。

理論上獄寺在提出要求前就該想到結果,但還是傻氣地買了票劵。那今天先這樣。手放開,垂下,轉頭離開。
大概,也是什麼都沒想過吧。雲雀不經意地猜測著。勇敢,但也太笨的可以。

週末晚上快六點,雲雀去商店街買飯吃。經過電影院他瞟了一眼牆上海報,一堆鋼鐵武器與渺小人類。撇開劇情片不看本日上映這什麼…無腦片子。他站在售票口附近,鼻腔裡都是焦糖口味的爆米花香氣。櫃檯裡兩三個領時薪的售票員,正趁空檔有一搭沒一搭聊著。

那傢伙不會一個人正坐在裡面看這個吧。只是個雲淡風清的疑問,卻又像條絲線扯著他的腳步,浮現了不確定感。對此雲雀不能確定。他可以想像那是什麼空間,漆中塞滿了人,看不見表情卻聽得見周遭細微的人聲變化,電影太安靜時可以聽見來自隔鄰的呼吸,密閉裡連空氣都不得已作了分享。要說為什麼會了解,雲雀是去過電影院的,好奇心來勢洶湧的勾引瞎了他的眼領他經過剪票口,最末他成了暗中一隻傷痕累累的貓。坐在最後一排勉強接受,但嚴格來說他無法喜歡那種地方。那種都是人的暗,雷霆萬鈞聲光效果壓著他的胸膛。後來雲雀還是會去看電影,只是不挑那種擁擠的時段。
如果想去看電影就去,有沒有人陪的差別是什麼。
可能找了別人。會是他嘴裡常喊的親愛十代目嗎,擾人的線頭糾纏讓雲雀不爽,瞬間想把電影院給掀了,不過那又變成突如其來的暴風圈一掃即過,天氣太冷,他一個人站在這呼吸也覺得刺痛,風吹進心底沉澱著。

……真是浪費時間的思考。
他低頭,再不走袋子裡的便當都要冷了。雲雀起步離開。




獄寺不確定什麼是戀愛,在搞清楚前他不想當個沖昏頭整天纏著雲雀的人。
對十代目的忠誠是一輩子的,待在他身邊也許可以,但面對雲雀他知道沒有辦法。
雲雀沒有表示之前,他只想適可而止,他僅以為此的勇氣。

正確來說,他只是想見見他碰碰他。
但光那樣,有時候並不足夠。好幾次都被傷了,不小心前進太多被傷害了也只能自己擦乾眼淚。
算我活該?算我活該。

那後來雲雀有跟你去嗎?隔周某節下課在走廊上山本問獄寺,簡簡單單的問號幾乎將他揍倒在地。真沒想到雲雀一點點小事就能傷的獄寺死去活來,山本想。上禮拜獄寺不小心在首領面前鬆口買票的事,事前緊張個半死才決定要買……不用問就能聯想雲雀。你最近跟他很好嘛,山本笑了幾聲。獄寺忍著不回答。看那樣子一定沒去成,那時候我就猜到了。…火了,再不發火枉為人。你個混帳…幹嘛不早說!這不是眼睜睜看著我去撞牆嗎!我有說啊,你興頭正來不採納意見而已。誰會把你傻笑時說的話當真。哈?這句真夠傷的啊獄寺……

之後遇到雲雀也沒怎樣,架照打,愛照做,那兩張紙被他捏得很皺連字碼都糊了,回家後丟在桌上也不管。晚上沒關窗,有風,其中一張不知道飄到哪裡去(隔幾個月又因為要找東西才被獄寺從沙發下面發現),還在的那張他塞進抽屜裡眼不見為淨。過了好幾天雲雀才說,你挑錯時段了那時候,一張忘記掉了什麼東西的表情。獄寺根本不想提起的,那天的挫敗感。是嗎?不早說。自己就像個小孩子在抱怨啊又不是藍波。

也不是常常見到雲雀。大多時間他還是與十代目、山本在一起。
多半是某個下課十分鐘在走廊間遇見,色的髮梢飄在空中顏色涼薄,眼神也不過是一個角度過去,那種不確定有沒有看到的角度,擦肩而過時他並不想整個人扭過去看,視線碰觸似的短暫停留,交接時千絲萬縷或許是嘴角的牽動,來不及把握的對視又移走,或許是布料磨過肩膀輕輕僵硬,後腦黏著的無形有形,沒伸出去的手指夾在褲袋裡,然後獄寺略低著頭,雲雀昂然傲首。誰知道有沒有任何暗示,可是那麼一點點,只有那麼一點點,都是妄想與夢境的好材料。

放學後他溜達去接待室,偶爾看到雲雀倒在沙發上睡覺。以前不習慣獄寺打擾,在門打開時雲雀就會提著拐子醒來,可是最近慢慢消去警戒,三生有幸的獄寺終於全無阻礙欣賞並中風紀委員長美好的睡臉。你這眼神很色情。雲雀每次惺忪醒來都會這麼說,瞟著他像什麼事都看透。是想對我做什麼。
有點困窘。
什麼都好,反正…。
他與雲雀聊天。不擅長也硬要聊,而後接吻,或被吻。
每一次靠近雲雀都沒拒絕。對此他以為會多吃點拐子,但有時甚至會獲得雲雀樂意的表情。
本來就摸不清的。本來適可而止是最好的,這樣應該就足夠的。
也說不出哪裡不好。

但他還是覺得不夠。接吻感覺很好,可是他怕哪一天就淪為為吻而吻。
就算見的到,就算距離只剩下一點點,也還是寂寞。





090830(完)

先這樣就好…
還有後續啦(應該
本來是極短篇但被我撐長了,後續也是新短篇,不要弄成連載形式這樣我壓力太大XD
但算是一個階段結束,就是要寫這種涼涼的東西,這兩人普通朋友可以很吵,但談到愛情實在……
想寫十年後了。


(不對我的銀河呢T____T苦情綱吉在呼喚我了…雖然你人氣比誰都低(毆





真的要去睡了寫文好折磨自己身體(倒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