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還是另外放好了
這章嘛就…獄雲,有動作,慎





My Suicide Your Homicide
05.5






把嘴唇咬破時還以為那是攻擊,等到舌頭伸了過來才反應這是帶著慾望的侵略之吻。只要拿拐子就可以把他揍飛,雲雀一面煩躁地想,一面張開嘴巴,獄寺笨拙的舌纏著他將血的味道塗上他整個口腔,即使唾液分泌也不能排除那個味道。會是因為鮮血對味蕾神經的刺激?雲雀腦中一陣空白只想反擊,舌尖主動捲上,先是兇猛,進而輕慢,嘴唇上的傷口被緊緊摩擦,些微的疼痛只是更刺激另一波摩擦,獄寺的舌頭深入太過裡面,熱得幾乎讓他無法喘氣。
分開時,雲雀已經是整個人趴在獄寺身上的狀態。獄寺雙眼迷離,但手腳動得很快,一個翻身就將雲雀壓在身下,雙手緊緊抱住雲雀不放。

這算什麼?雲雀問。這就是你的答案?想上我?
不、不是。貼住雲雀臉的獄寺說。不只是這樣。
說清楚點。
還要我說什麼……那是初吻欸…靠在頭側的獄寺聲量越變越小。
是嗎,那還真是珍貴啊。雲雀隨便應了一聲。仰望的世界藍的像海那麼深,天上一片雲都沒有。

今天的你。獄寺又開口。我實在打不下去。
……什麼?
看得出來狀態不是很好。獄寺悶悶的說。還以為會拖更久呢……
我很不好?雲雀提高聲調。真遺憾,拐子竟然被甩到他手勾不著的地方。你會在乎那個?
不是。只是。不想被看見表情,獄寺側過頭近的鼻尖都靠上雲雀的耳,話就這麼吹進慾望深處。

無論如何都不想徹底結束。

手摸上雲雀的臉,拇指從臉頰慢慢來到雲雀紅潤的唇。雲雀扯住獄寺頭髮,抬頭又是深吻。
繼續剛才的事。獄寺壓過來的重量陷在雲雀身上,手指爬進襯衫底下,雲雀瘦得連肋骨形狀都摸得出來。沒有聽見異議,互相幫忙扯開襯衫時獄寺就迫不及待往下親吻他太過蒼白的肌膚,從頸部流連到胸前已成一片濕黏,舌尖逗弄乳頭又是劃圈又是輕舔幾乎讓雲雀從肩頭麻軟直至腰尾,他咬著下唇抑住呻吟,吞在喉頭的壓力卻使自己更向前弓,十指在獄寺背上鑿出了痕。獄寺的手還在往下探索,雲雀聽見自己的皮帶被解開,再來是拉鍊聲,什麼羞辱感的在獄寺的手伸進去覆住他的下體引起劇烈的震顫時就都不見了,他倒吸一口氣抖得心臟也快跳出來。

羞辱。如果被獄寺隼人抱也算某種自尊的傷害。那樣的自己跟輸了沒什麼兩樣。
也不感到厭惡甚至是越抱越緊的需要,如果自己想做的話──

……幫…我脫、掉褲子…嗯……雲雀在他耳邊微笑,略帶命令地。
褲子脫到一半,一條大腿掛在獄寺腰上。不斷沿著頂端突起搓揉,正要滑到根部時指甲不小心戳到端口凹孔讓雲雀咒罵了一聲獄寺技巧拙劣,抽促斷續的話語都變成捻細的氣音,獄寺的回應就是又過來堵住他的嘴,聽到獄寺的悶哼被火燙的舌腔融化。獄寺拉開自己褲頭,早就勃起的陰莖彈出撞到雲雀的,無法阻擋的熱流侵蝕器官的神經與血管,擠壓,快速摩擦,脹大,快來時縮著脖子,後腦扣擊地板發出的聲音馬上被快感的麻痺給埋沒吸收,然後一射,就全身都快崩洩了。
……可能吧,有什麼也跟著精液流出來了,只剩胸腔中爆炸後殘留的寧靜。感到眼角有點濕,雲雀的手指蓋住獄寺還張著的紅腫眼皮,濁白的黏液在雲雀敞開的腹部上濺成一灘。

……哈…
覆在他身上的男孩喘氣鬆懈下來,一邊撫摸他的臀瓣,一邊從臉上扳起他的手指就咬。只需要一點點痛就能引起性慾,整齊齒痕滲出了血,舔舐指間縫隙,然後是落在掌心的親吻。

不擅言語的獄寺用那種認定的眼神黏著自己。

是下一輪的意思嗎?
很好嘛這麼喜歡被虐…。



輸贏什麼的,那跟強不強大未必必然。
所以做愛這回事,誰知道是不是跟戰鬥一樣,被纏到最後也沒辦法拒絕呢。






090818(完)

短短的工口收尾,考慮到兩人的第一次…所以還沒入侵成功,第二輪什麼的請自行腦補=3=

(才剛寫完就有點想寫番外了=_=)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