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die alive
這是幾…幾年前(?我不記得多久冏)刪掉的銀高稿,好啦因為我也知道前天是高杉子生日…



(攘夷時期)



某個瀕死的當刻。結果我還是聽到了呼喚。

你還活著。你還活著。你還活著。
銀時這麼說。真沒想到,竟然這麼不厭其煩。

又也許他根本不在。又也許那只是跑馬燈間虛浮的幻想。就像有些聲音,來了就走了宛如瞬息的死亡。

銀時並不清楚,我一直是死的。一出生後就死了。可能出生後曾經活過,但我沒印象,自從有記憶我就是死的。我死在一個蒼白的軀殼裡,我能走能跳,心臟也噗通噗通,但我是死的。一直死著,清醒的死著。想我一輩子都得承受死亡,所以我一無畏懼。一個死人有什麼好怕。
身在戰爭更讓我體會死亡的況味。彷彿我過去死的還不夠透徹。但有時,我又能看見生命迸發出碩大粲然的能量。就在人死前那刻,極致的美。極致的活。

你還活著。銀時說。

銀時當然會這麼說。畢竟我的心臟還沒完全停止跳動,但銀時並不知道我一直是死著的。
也許銀時知道。他不知道自己知道而已。
銀時是活的。我知道。我怎麼不知道。也許這就是他吸引我的原因。他一無是處、空洞洞的樣子也是活著。
跟銀時一起就能假想我還活著。
在這個什麼也不剩的時刻,我只聽見他呼喚我的聲音。
銀時真鈍。
他不明白,現在的我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活著。

只是我仍會死去。
我會清醒,然後繼續活著死亡。
憑藉這份無畏,毀滅世界有何為奇。







非常、幼的高杉,善於微笑的高杉。沒有前言後語直接看這段更覺得幼得就像太空戰士第三代中大魔王撒旦宣言:「我要將光明吸收毀滅殆盡將一切融入我的暗當中!」玩到最後聽見這種話真的超搞…。

但我真的很喜歡這段,儘管口吻是那麼的孩子氣只好忍痛刪掉,那種不顧一切看了好幾次還是很喜歡。

剛剛在看真選組動亂篇(別問我為何現在才看),看得我很想寫銀萬/萬高/銀高bb然後又馬上倒向ALL土,雖然前半段處於很想一拳打扁土方的狀態(宅十四一直在下、在下夠了沒啊),然後穿真選組制服的阿銀帥透。


好想念高杉子中。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