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連我都不得不佩服自己了=_=
前言:頭殼壞掉,我真的寫了雙頭犬同人XDD|||||||不過想看刺激的大概會失望了,這篇連配對都沒有XD(注定我與H無緣嗎…馬的
然後沒看過雙頭犬的人,絕對可以當自創來看(真的啦相信我XD





千萬不能去憎恨別人,否則會引起不好的後果……
那是很小的時候,母親在耳邊如此的告誡。

沒有人天生知道死亡究竟是怎麼回事。


一個死神的普通人生






這是一個十分悲慘的故事。

他出生在一個不怎麼樣的家庭。父親是個普通的公務員,母親則是持家有道的家庭主婦,兩人在年輕時相識、戀愛、結婚,也許日子不乏小小摩擦,在經濟不景氣的社會下,一半給予工作一半給予家庭的兩人生活說起來已經相當幸福,小小的新生生命降落在這兩人之間,對一對普通夫妻而言,更讓他們感謝上天珍貴的賞賜。三十多坪大小的家中,多了孩子那天真無邪的哭聲,對他們來說,簡直宛如天使降臨般的鈴響。

孩子一天一天長大,圓圓的臉孔揉捏出喜怒哀樂,天性溫柔的母親非常疼愛她的孩子。孩子從窩在母親懷裡一直到開始學爬牙牙學步,害怕一個人的孩子很黏母親,他記得母親磨損的裙襬,還有廚房味道黏膩卻乾淨的白色地板。母親的聲音就像糖果那麼甜,總是說,乖乖的,小涼,到餐廳等媽媽好嗎。孩子很聽母親的話,於是就跑去客廳玩用紙摺成的紙飛機。

父親的個性較為冷漠,也許是自己人生太過平凡的緣故,對於孩子未來的教育方針相當重視,更不用說平常對孩子各種禮儀訓練上的要求,如果喊了一聲吃飯,就一定要馬上坐到餐桌前預備,遲了一秒晚上就只能餓肚子上床睡覺。但父親畢竟還是個平凡人,即使想維持嚴父形象,但偶爾忍不住還是會對年齡尚幼的孩子露出仁慈關懷的一面,誰都沒有辦法對可愛純真的孩子責罵太多。
一直到有一次半夜。孩子起床想出房門如廁,卻在門口不小心聽見父親喝醉酒回家、對母親大吼的聲音。關著門孩子想像父親是不是被故事書中的怪物附身,父親是不是被吃掉回不來了,想著想著就哭了起來。忽然感到大腿內側溫溫熱熱,母親聽到哭聲趕緊跑過來看,一攤淺黃色液體在月光下浮現,滲進地毯當中彷彿一個寫錯的字跡慢慢暈開。母親身後的怪物滿臉通紅甚至鬼叫一些孩子聽不懂的話,那時母親的聲音聽起來不像糖果而像溼掉的黏土,她說沒事的,寶貝上床睡吧……

孩子雖然很喜歡父親,卻有點懼怕父親。






上學的年紀,舉家遷移到市中心外圍的一個小鎮,原因是父母在這為孩子找了一所評價不錯的小學,不是非常頂尖的貴族學校,但至少環境乾淨比大多素質差劣的小學高級一點,學費也在父親薪水能夠負擔的範圍之內。男孩腦袋不算聰明,體育方面也不太出眾,但至少從小個性乖巧,身體健康,不曾讓他們太過擔心,然而他們對孩子的未來還是有所期待。

男孩在班上不算什麼出眾人物,但還不至於淪為被欺負的對象,講坦白一點,就是個沒有存在感的人。
那是個流行鋼彈模型的年代,意外地,男孩對這些機器人沒什麼興趣。
雖然也會配合夥伴說:好喔,完全看不出來可以從戰艦再組裝成機器人。然而他對這些模型與卡通仍一知半解,有時為了補足這方面的知識也會看一下電視播出的卡通,儘管無法明白這些變來變去的鋼鐵魅力,習慣上還是會去注意最近又有什麼新機體,以免被人嘲笑落伍。他也有幾個一起吃飯的朋友,嚴格說起來,感情稱不太上是要好,不如說,因為沒辦法太過融入鋼彈的世界,買飲料餅乾這類跑腿的工作總是會落到他頭上,如此這般的關係。

男孩有時也會在心裡小小抱怨,卻從未多說什麼,畢竟一個人吃飯可是非常丟臉的。

除了一起吃飯,男孩也會與朋友們一起回家。說真的,也許是因為他們處在的小鎮沒有什麼娛樂,回家活動除了看電視以外,男孩的同齡朋友最多就是在鎮上到處走,一旦發現沒看過的事物就容易大驚小怪,接著沉迷不已。下課後的男孩與朋友比較像是同伴,孩子們很喜歡追著街上的狗或小貓,一發現廢棄大樓就會跑到裡面大呼小叫,或是用剩下的零用錢買冰棒吃,隨便點小事就讓孩子們過得很快樂。






小四那年,孩子們的興趣有點發生改變。

他的朋友開始喜歡抓昆蟲來玩。從地上的蟲蟻、土裡的蚯蚓、會飛的瓢蟲與蜻蜓、色彩斑斕的蝴蝶,與各種說不出名字的昆蟲,通通都丟進不要的塑膠袋或者壅塞的鉛筆盒當中,玩久後膩了,就拿鉛筆戳死昆蟲的身體一直到昆蟲不再掙扎流出各種顏色的液體,有時還能聞到讓人不適的氣味,而死掉的昆蟲看起來跟睡著沒兩樣。孩子們也不是真的很享受這種過程,第一次看見昆蟲痙癴的肢體與翅膀慢慢垂軟,最後在課桌上一動也不動時的確有點驚訝,但圍觀的孩子卻裝作沒什麼。
啊…就這樣子喔。孩子們不太真切的失望。
其實孩子們真正的目的不是昆蟲,而是尋找昆蟲的艱辛過程,等到手後原來看起來很有吸引力的蟲子一下就變得很無趣。他們沒想過要放生,只因為放生還要特地跑到戶外或窗邊那實在太麻煩了,誰叫每次孩子們厭膩蟲子的時機通常發生在上課當中。

男孩不太喜歡這活動,還是會勉強參與,一開始他也學班上同學使用鉛筆,後來最多拿鉛筆盒或其他重物將昆蟲快速壓死,雖然一樣很花力氣。除了某一天──那天剛好是夏日中全年最高溫──天氣太熱他不想聽課,懶懶地將一隻還在扭動的白色蟲子放在手中,眼神順著蟲子在密麻掌紋上爬行,當蟲子快要爬出掌心時,他想無聊透了、要我這樣就捏死你嗎。還來不及消化自己一瞬間要蟲子死亡的思緒,不知道怎麼回事,蟲子就不動了,還在他手上散發已然習慣的臭味。

他不明白為什麼,可能是蟲子的生命就是這麼短吧。
男孩的看法也與其他同學一樣,昆蟲在他面前結束短促的一生沒什麼大不了。

這活動在班上流行了一陣子,升上小五後,班上的流行變成到同學家吹冷氣喝汽水打遊戲機。
每個人都忘了去年還在樹蔭底下抓昆蟲的日子。






男孩升國中的暑假,家裡發生了重大事件──父母親簽字離婚。

還是小學生時,男孩就注意到家裡的爭吵越來越兇,父母之間已經沒有太多話好說,父親仍然嚴,而向來乖順、唯獨反對父親嚴的母親,也常為此與父親發生爭執。曾在某天回家時在玄關聽見父母在說什麼貴族高中,男孩覺得高中還是很遠的事,貴族這詞彙對他來說不太具體,就電視劇給他的印象,就讀貴族學校只意味著要穿著相當正式的制服上學。有幾次父母吵得更嚴重,原因有可能只是件小事,例如父親發現一隻鞋子沒在鞋櫃擺好而掉到地上,彷彿鞋子是他收藏中最心愛的寶物,卻被人故意摔得支離破碎。父親喝醉次數越來越高,有幾次甚至對母親拳打腳踢。男孩這時已經知道不是怪物附身,那只是一個莽撞兇猛的醉漢,但男孩還是怕得不敢走出房門。

父母親要離婚,男孩也不知道這好或不好,至少母親不會再挨打了。母親沒有對他提過為什麼要離婚,只有從律師事務所離開的那天,他問母親為什麼父親要搬走,母親回答:因為爸爸不愛媽媽了。
愛這個字的意義對男孩來說太過模糊,但聽起來很有力量。
母親的眼眶很紅。
他從那時開始就不再問有關父親的問題。

那年暑徦不僅僅是父母離婚、整間房子只剩他與母親住,還有後來發生的幾件事讓他再也忘不了那年夏天。






小學的朋友就是小學的朋友,畢業典禮後各自鳥獸散。更何況他還有一個母親需要陪伴。靠著微薄的離婚贍養費,母子兩人暫時可以過活,但母親還是堅持要找工作,及膝的A字裙與有點過時的妝容,三天兩頭都出去面試,總在傍晚回來時垂頭喪氣。有幾天母親不需要面試時會待在家裡做家務,就像過去每天放學回來看到的那樣,但男孩看著母親纖弱的背影,又覺得哪裡不一樣了。

不用顧慮我,小涼也可以出去玩啊。母親笑著說。
男孩很想說他沒有朋友所以無所謂,但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為了順母親的意,男孩還是出門了。
他無聊的到處溜躂,夏天的街上一個人都沒有,蟬聲佔據整個城鎮,抬頭只見太過刺眼的太陽。
有一隻三色貓出現在路中央。真是那種最平凡的貓,白、、橘三種花紋在貓咪身上形成儘管有趣卻常見的風景。男孩彎腰撫摸著小貓的頭,小貓覺得舒服也用身子反蹭男孩的手,喵嗚喵嗚的向他撒嬌。

貓咪真是脆弱啊。他撫摸牠小小的頭骨時忽然這麼想。儘管脆弱看起來卻非常幸福。貓咪的一生就在街上度過了吧?又或者有人會帶牠回家,這樣就不必擔心下雨了。

沒有人照顧的貓咪下雨時該怎麼辦呢,被雨淋會生病吧?
還有要是找不到東西吃呢?不吃東西的話會餓死吧?

死這個字眼忽然在男孩腦中放大,他曾經在街上看過被車輾過的死貓。
如果這隻貓咪也在他面前死了的話……
他在腦海中構築畫面,對看過許多昆蟲死亡的他並不困難。貓咪死了最多流一些血,看上去就跟睡著差不多。說起來,痛苦似乎也只是幾秒鐘的事。過去他曾動過幾次恨不得父親去死的念頭,因為父親讓母親臉上留下藍紫色瘀青,父親讓母親受了很重的傷。但轉念一想,父親看起來那麼高大不太可能生病,最多發生意外而死,但是這種幾秒鐘的快速死亡也太舒服了。

死亡,真是無聊的事情。就算現在讓我殺了這隻貓咪也不過如此吧。

才這麼一想,男孩手邊的小貓忽然一身僵硬,就這麼直直倒在地上。仍殘留溫度,唯一跟他想像不同的是貓咪眼睛還張著,只是雙眼原來細長的瞳孔放大,一如晚上的貓眼。躺在地上的貓咪像正深深注視著他,又像什麼都看不見。那樣冷酷的視線快穿破男孩眼睛讓他感到胸口一陣刺痛。
男孩有點嚇壞,他推了推貓咪身體,但貓咪沒有反應,就好像一個沒有人要的故障玩具。
一見此,男孩只好忐忑不安從地上站起來,轉身直接跑回家。

回家時他想起來了,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
他把這件事與小四發生的事告訴母親,希望得到一個屬於成人的正確解答。

母親聽了有點詫異,眨著眼睛,對男孩說:……有可能小涼看錯了,貓咪早就受了傷。
但男孩不記得貓咪身上有任何外傷。他拉著母親的手出門,走到貓咪倒下的地點,母親仔細地觀察貓咪,然後一言不發地牽著男孩回家。回到家後男孩問母親貓咪身上是不是有傷口。

母親頓了一下,接著提起嘴角還是微笑對他說,嗯,貓咪早就生病了。

那個禮拜的周末,他們坐著火車到達一個叫做龍谷村的地方。

以後千萬不能去憎恨別人,否則會引起可怕的後果……
恍如一名預言者,母親對男孩這麼說著,神情認真。
還給了男孩一個背面繡著龍纏住十字圖案的護身符。






兩個禮拜後,母親終於找到工作。她在家裡附近一個超市當收銀員,每天早出晚歸。男孩每天晚上看到母親,每次都認為她比前天更憔悴了一點,眼角的皺紋也更深了。
在她工作的地方,有一個男人常常藉故接近男孩的母親。男人就像一般街上會見到的男人,髮線有點退後,腹間有一圈年齡的象徵,至於長相因為太普通令男孩不太能記得。
有一次男孩等候母親下班,他看見那男人陪著母親出來。

小涼,這是OO先生喔。母親的聲音中略帶尷尬。男孩對這名字似乎有點印象,好像是當時替母親面試的人。
……喔。男孩最多只能給出這個答覆,他完全沒正眼瞧過他。

男人靠母親靠得很近。隨便猜也知道這男人想做什麼。男孩只想甩掉男人快點回到家。第一次男孩還能忍耐,但逐漸地,每次去找母親這男人都會出現在她身邊,甚至還會買玩具或零食來討好男孩。
某天男人想進一步搭母親的肩,母親微微斜著肩膀、退開距離拒絕了。
光在旁邊看,男人多毛的手就讓男孩作嘔。

男孩非常討厭這男人,幾乎是一種憎恨。






男孩以為,男人對母親的興趣遲早會過去。但男人的死纏爛打卻持續了一個月,從未放棄。

直至某天。那天一如往常,男孩也在超市後門等待母親,等了二十分鐘母親都沒出來,男孩有點擔心就偷偷從後門溜進超市後台,工作區不見母親,再往裡面走廊跑,終於在一扇門後聽見母親的聲音。

我都追求妳那麼久了!妳還不能答應我的要求嗎?
對不起、真的不行!……OO先生請你放手!

男孩匆忙地打開門,就看見男人那隻多毛的手正抓住母親不放。


滿滿的恨意。
為什麼,為什麼就是有男人會想傷害那麼溫柔的母親呢。


男人轉過頭來看見男孩的現身。
幾乎是反射,男孩一個動作衝上去,想用雙手推開男人,但男人只是一把粗蠻撞倒他。
男孩向後退了幾步跌在地上,母親臉上出現驚恐,卻怎麼也掙脫不了男人。男孩再也忍受不住了,他站起來再次伸手推向男人。

你不要再靠近媽媽了──!
他大喊出聲,全身顫抖好像所有血液都流進雙手中。

如果可能,這一次是不是能好好保護母親。
真想這男人立刻死掉。

也許他早就知道他擁有什麼樣的能力。

才被男孩一觸碰,男人先是全身鬆懈跪在地上,翻白眼四肢抽搐幾下,最後一頭倒在地上。
兩眼無神。毫無知覺。沒發出任何聲音。

一旁的母親獃住。
她走過來抓住男孩的手,自言自語:果然、嗎……

尾音未落,母親就跪在地上哭了。

男孩從沒看過母親哭,過去被父親毆打時沒哭,就連離婚時母親也只是眼睛紅潤。
但她現在卻因為男孩殺了一個男人而哭。

他的手是邪惡的嗎?因為他能輕易的殺人,因為他讓母親哭了。

這就是死亡嗎,一個人再也醒不過來,這就是死亡嗎?
一個人的死亡也會對另一個人間接造成傷害與影響,這就是死亡嗎?

無法估量的瞬間,即是生命整整的重量。
有如母親一輩子的淚水。

死掉的男人也許不算什麼,他卻因為意識真正讓母親哭泣的那個人,是身為殺人兇手的自己,而感到碎心裂肺的痛。






男孩那幾天看見很多新聞記者來這裡採訪,偶爾電視上會出現他早已熟悉的街景。
報紙也有斗大標題:連鎖超市經理,神祕心臟暴斃。

那間超市後來就倒閉了。
母親則換了一個新工作。






國二那年,工作太過操勞的母親病倒了,半年後就離開人世。男孩搬到父親家住,父親家住著一個他不認識的女人。
父親對他說:如果還不習慣,你可以先叫她阿姨。
女人長得不算特別美貌,但側面有些角度會讓他想起母親,個性卻比母親來的獨立與強硬。她與父親之間相處的感覺與從前母親與父親差距很大;母親總是溫柔而順從,女人則是有理就直言不諱。後來父親娶了女人,沒幾年男孩就有了妹妹。住進這裡後,他從不隨意碰觸父親、繼母與妹妹,平常時候還好,一旦快引起爭吵,可以避開他們就盡量避開。

國高中在校的幾年,男孩的體格迅速抽拔,成為進入青春歲月的少年,但人生仍是沒有太大變化,過著上課下課回家、重覆不斷的生活。

高中畢業後考上一所評價還可以的大學,不顧父親反對就自己搬出來住。
畢業後順利成為一所高中的教師,其他太超出現實的事他早就習慣不深入去想。

普通的生活沒什麼不好,碧井涼介從未告訴別人他的手有何特別之處。






090808(完)


五千多字。
我花了整整五千多字瞎掰碧井不怎麼樣的人生。其實是我人生太吧?!

這次是用介於第三者與小孩子之間的角度去寫(微妙),急著趕劇情沒時間修飾文字,這點就多包涵啦=3=
還有因為一口氣寫的(爆血管),寫到最後結尾收得有點草率,感覺碧井跟日劇幾乎接不上冏,沒辦法今天下午要發布日劇第三集了不馬上寫完不行XDbb很怕日劇會迅速解開龍崎與碧井過去的人生謎題,所以趕快發上來b

可以的話,請看完這篇(尤其看過雙頭犬)的人留下心得(例如昨天在我日記留言的某人),否則我會覺得白寫一場……(倒




我本來真的要寫龍碧的不知道為什麼變成這樣otz
下次一定寫XD!

最後附贈第二集瀧澤進化圖: (我到還來搞截圖啊媽媽…

平常是這樣
lon2.jpg
(雨中狂野的男人)

或這樣
lon3.jpg
(展現攻君氣息)

又或者這樣
lon4.jpg
(走太快XD,有如獵鷹般的眼神轉頭看後面傻呼呼碧井跟上了沒)



但在片尾卻成了?!?!





lon.jpg

彷彿NG才會出現的閃亮笑容。 
無論看幾次都這麼有力啊XD!!!!!!
實在電爆我啦XDDD真不知道該說這是演技太好還是太差!!!!



如果覺得前面文章很有氣氛但這裡壞了興致那我也沒辦法(爽

好了五點半了睡覺去。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