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The Black Angel's Death Song
by The Velvet Underground
最近愛這首電子小提琴拉出的那片狂暴風景,一群烏鴉自頭頂漫天飛過




  「呼蘭河這地方的人,什麼都講結實、耐用,這膏藥是這樣的耐用,實在是合乎這地方的人情。雖然是貼了半個月,手也還沒有見好,但這膏藥總算是耐用,沒有白花錢。
  於是再買一貼去,貼來貼去,這手可就越腫越大了。還有些買不起膏藥的,就撿人家貼乏了的來貼。
  到後來,那結果,誰曉得是怎樣呢,反正一蹋糊塗去了吧。」 (節自蕭紅《呼蘭河傳》)

一蹋糊塗去了吧。
真是酷愛她的文字,彷彿凍乾了的表情,時間一吹之下碎散消失,冬季依舊會來。也不是真的很能明白那個世界,好像痛苦到最後也不是痛苦了,只是掉落在一個靜止的空間裡面,身為旁觀者的讀者,我也難以喘氣。

小小的暴烈也只是麻木的一個面貌。這個地方大概還真的存在著吧。






幸福的沉浸在糟蹋人生的日子中。可是總有個疑惑:之後的陸地會漂到哪裡呢。問號從眼睛後面跑到心臟那邊,姑且忍一下好了就不會太在乎。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