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被單太薄 我顫抖著做了一個長夢
有很多人,男的女的,一個接著一個,每一段主角都不同,他們正訴說什麼我聽得不是很清楚。
小女孩窩在塔樓頂端下面是色的草皮,她看起來不怎麼想離開。
大家還是跑去海邊玩了,女孩子換上粉紅色的比基尼。


我不記得劇情,只記得一些影像,但我醒來的第一個恍神的想法是:「這才是海角七號該有的模樣。」花了好幾分鐘才慢慢清醒過來問自己這跟海角七號無關吧?難道我比我想像中更在意這部電影嗎?或者說被海角潮浪沖壞腦袋的島國人民…=_=

(說起來我在我親戚家第一眼看到海角七號就想:我還是回去看楊昌算了。←我覺得我自己真的很欠揍)



比起這部,我更推薦更關心台灣社會的流浪神狗人,身為台灣人都能看看…七封以日文書寫的信件明明離我們的生活很遙遠(難怪大家這麼愛),我對有著神秘鳳眼的巨大佛像來的熟悉多了。很早就看過這部電影,但那份矛盾難解的鄉愁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想法。

個人認為是近年來最好的台片之一,很可惜這部片在當時沒有得到應有的關注。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