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乾脆變成
嗚哇 冬季的雨天
啊這週是期末考週,可是考的科目很少always鬼混我只想躲在被窩裡度過一整天
躲在裡面看哈利波特完結篇(躁鬱症男孩心路歷程有完沒完啊)躲在裡面看吉田修一(過癮)躲在裡面打N子躲在裡面喝咖啡聽音樂躲在裡面寫日記躲在裡面看tdk跟edward norton(哈哈)
聽著零零落落的雨聲感覺四肢都要癱瘓了

so 等到明天再跟杜老先生打交道我也記得您孤獨的佝僂身影啊





發覺自己很多事情都習慣在半夜做,子夜過後這樣子。
覺得只需要與自己分享的一切都適合夜,我不知道,要是我活在永晝的城市裡會什麼都無法做的,並且深受失眠之苦,一想像就覺得是陽光下具現化的惡夢。

去年底前一陣子很憤世嫉俗,直到前兩天跟朋友出去時都在詨廢人,還說:「啊為什麼我滿嘴廢人啊?」舒爽過後心境停止躁動了,欸又比較像蓄勢待發,誰知道啊我跟自己不熟

我覺得我還是有得到我要的吧?貳零零捌
別了陰謀論,就算是思考留下來的垃圾檔案也會很快丟掉,浪費硬碟空間啊真是
完全沒資格對別人囉哩叭唆,也沒資格去挑早餐的話題,第一反應就是空白的眼神,才不了解什麼是生活小小幸福呢!好吧我只是什麼都不想在乎,活在不切實際白日夢中
沒辦法天生就只能靠H2O過活,但是我家的跟你家的不太一樣,不是說你家是喝甲浣還是硫化氫還是喝氨水(你要真喝這個我也…!)差這麼多,只是不同的H2O…


時間過的真是飛快。好像馬上又要老一歲了(明明生日還沒到

喔對了,我找來No direction home這部紀錄片來看,好好看T_T

還有這個版面,芥末黃加紅字白底,不覺得很好看嗎,讓我想寫多點日記
反正有時候不寫日記也只是 害怕自己寫出流水帳而已

沒有記錄任何事情,但不是說不值得紀錄的,只是比起那些嚴肅認真的事(比如跨年etc)我還比較會隨便發洩

像是有人把彩繪玻璃打破了 是故意的吧 畢竟這東西黏回完整形狀會 怪異的很
不如當個安分的路人隨便湊合檢視一下 把小心翼翼與謹言慎行隱藏起來 看來看去還覺得本來就是破碎的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