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好好的一個星期天睡到下午一點半才起來
昨晚半夜三點半睡,這樣算算也睡了十小時,很久沒睡這麼久了可能用腦過度=____=

人類

你母可好!
弄照片弄到快發火跑去玩這個來排洩心情XDD




*說什麼收穫呢。

希望今天凌晨不要下大雨,我們要去觀流星雨。不然可能要拖到22號那場。

啊下禮拜要去天文館跟大安森林公園校外教學,聖誕節各大報告死線,每天都在想這些,為什麼這類事情都要擠在下禮拜這時段…(腦神經斷裂

你老幕聊齋小論文頭痛我。

很久沒去上日文,我還是自修好了。文也被我晾在一邊很久,我覺得國人腦筋思路會這麼清晰明確,從他們的語言就可見一斑,原來光是溝通說話就訓練有素啊囧(不接觸過這語言你不知道這箇中民族天性XD。



*In Bruges的OST好聽耶。

*可惡日劇Bloody Monday好刺激!劇情主軸為駭客與病毒戰爭,與善惡不明的角色群互相較勁陰謀。
其實才看了第一集而已,有電影的格局啊節奏好快O_O!平常看慣節奏慢的港劇(非常佩服幹掉60集歲月風雲的自己),忽然轉到這個節奏特快的日劇,有煥然一新的感覺(笑)不認識主角三浦春馬,之前只看過他演神探伽利略SP裡少年版的湯川教授,不算非常搶眼的男孩子,但我覺得他某些角度加上他纖瘦的身材,實在很像從少女漫畫走出來的人物,頗賞心目+w+

像官網這張↓

bm.jpg


為什麼我會想到球體關節人形呢?














【溶解。】

little man去看了一場名為<殺人專業>的舞台劇,竟在不遠的座位看見他的爺爺奶奶。他下意識遠離他們,只專心看劇。一個男人在左方舞台上穿著白色長大衣,教授般的氣質與既銳利又從容的眼神,他站在一堆器材前方,藍色的光電與混濁的水缸,像在做實驗。他拿給一個女孩一個無法看出形體為何的機械,機械尾端還連著長長的電線,女孩走到舞台右方帳幕後不見了,觀眾以為她已下場結束角色,但想不到,聽見一聲淒的哀鳴,那才真的叫做結束。

舞台劇結束了,little man還是走向爺爺奶奶打聲招呼。

差不多該回去了。little man走去停車場牽車,巧遇隔壁車位的男人,原來是他好久不見的朋友。西裝筆挺的男人爽朗地談著近況,little man一直覺得他的手在散發光芒,仔細一看才發現不是他的手在發光,而是他手中拿著的水晶。說水晶也不完全是水晶,應說是由水晶製成的物品,一根根尖銳的透明水晶排成兩面扇狀,下面有根握把支撐水晶扇,構造複雜的赭色金屬連著兩面水晶扇的端部,整體切面呈現V字狀,看上去異常美麗。

男人說:「你看。」

男人按了底部金屬把手上的一個按鈕,看見水晶扇開始一張一闔的動作,little man一臉驚訝。

「哈哈很不錯吧?這個,拿來殺人非常好用喔。」

little man伸手想摸看看水晶,男人卻把水晶拿開。

「欸欸不行碰哪,只能看不能摸。」

唉好吧,反正也是時候說再見了。他們對彼此道別,開車回家。

the end


非常迷幻的夢境。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