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現在還有家教文啊我說
前言:嗯…山獄吧(不祥的語氣


誰說哪裡公平=不如好自為之



手腕上出現了一條瘀青。不曉得什麼時候受的傷,與其說不知道傷口的來由還不如說怎麼會連受傷時都沒感覺到。
不記得來這裡之前有撞到什麼啊。不會是剛剛在床上被那呆子抓出來的吧?
躺在沙發上,任電視中的料理節目在那邊七嘴八舌,獄寺懶散回想傷口來由,那條青色痕跡像有人在上面用力一抹的拇指印。


「啊。」捧著一堆文件出現在客廳的男人,張口喊了一聲。獄寺仰起頭看著身後的山本,後者不知怎地臉上掛彩,還貼了不少膠布跟OK蹦。
「什麼啊?」
「那是瘀青吧?」
「廢話。」
他給了一個「這什麼蠢問題」的表情後,就又低下頭拿起電視遙控器開始轉台。
山本把文件放在桌上。
「好啦你要的文件在這。」他在獄寺身邊擠了個位置。跟著又添一句:「我意思是你怎麼還不料理傷口。」

獄寺沒說什麼,他不是太在意自己的傷。但面露擔憂的山本,他倒覺得頗有趣的。
山本你這傢伙真容易欺負……這種話說出來一定會傷了他的心吧?啊,不過也很難說,看他呆頭呆腦的。面對這樣子的山本,獄寺總有些不太習慣的同情。不對,說不上同情,只是讓人想再回頭看著他,於是就什麼也拒絕不了他了。你幹麻老要靠近我呢?這種話他也不會對他說,因為沒有必要。因為聽起來一副就是嫌棄山本的口氣。事實上獄寺不認為自己有那麼冷酷,他不想傷害山本。他也不是真的想去探究山本戀愛中毒的理由(而且對象還是他…!),認真起來的話對於這麼感性的話題山本也只會一頭霧水。

也許,只有一點點,或許他是可以稱的上喜歡山本的。只是獄寺始終覺得與愛無關。
可以維持現狀就維持現狀,其他的麻煩,獄寺敬而遠之。

他抓住山本肩膀,忽然傾上前瞇眼死盯山本的臉。山本被獄寺突然的舉動有點嚇到,他睜大雙眼,哪知道獄寺下一步便用指尖使力戳他臉上的OK蹦。那些根本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製造的傷口。

「啊嗚!」山本摸著臉像條遇挫的狗哀嚎。
「哈哈!我覺得你最沒資格說我。」

如果意外發生彼此傷害彼此,那也只能說一人一次互相扯平吧。




080923
這篇讓我很想吐槽自己啊…Orz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