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家教我生病了竟然在寫家教…
前言:山獄放還是不要看比較好(汗
0323內容有添

(熟男山本天外飛來遭遇年輕獄寺的時間點,山獄綱)



Perfectionist




猝不及防,十年後山本一看見你就來個大大擁抱,溼答答的熱吻。
你想都沒想身體本能動的比腦筋快,一個直拳過去,嘴裡髒話不斷。但也非常令人驚訝地,那個你還認不出來的陌生人,笑著輕鬆閃過。你用手背擦去嘴唇上的唾液,惡狠狠的瞪了過去扔句你這王八蛋。男人笑著回唉呀我差點忘了,這時候隼人跟我還只是朋友關係呢。當你皺眉還在想這是哪裡來的變態同性戀他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又思索為何這傢伙身手看上去如此熟悉之時,寡廉鮮恥的對方加以補充:當然,潔癖依舊如此。

之後你當然認出他了。那傢伙拿出武士刀,邀你去吃壽司。你覺得他那張溫柔表情實在噁心透頂。

你記得他曾經在十代目首領面前說過,或許只有阿綱抽過的菸獄寺才敢碰哦。
山本沒有惡意地開你潔癖玩笑(你不確定那究竟是玩笑還是事實),那時你就想這傢伙為什麼可以這麼欠揍。


_



用餐時你向他追問十代目消息。老山本一手撐著下顎轉過來看你,眼神頗有深意。事情很危急,但我無法一時跟你解釋清楚,只能告訴你該怎麼做。危急?你不明白,但你對十代目的擔心遠遠超過想去了解前因的程度。你冷冷的說,你現在還沒跟我說他在哪裡。十代目首領現在到底在哪?

你之後就會遇到他了。山本淺笑,語焉不詳。
老山本不再看他,除了十代目話題其他你也懶的再問。

我好久沒吃壽司了。真懷念哪。
你不怎麼適應山本老成的側臉與下巴那道疤,你也不適應山本話中有話的語氣。

那十年後的首領?是怎麼樣的人?
山本放下要入口的鮪魚壽司,沉默似乎暗示他正在想要如何回答。你聽見他嘆氣的聲音,在他兩片手掌之中。然後你想,這還真是山本,那個樣子的他你像看過又像沒看過。


_



你記得有多少個下午,你們一大伙笑鬧上街歡樂猶如遊行。

你記得有多少次看見首領眼底下的堅毅,你記得有多少次你在心裡發誓。多少秘密。你看見首領背影從地上再站起來,回頭對你說:獄寺,別擔心。我相信你。

你記得照相時你多討厭山本毫不扭捏就佔到首領旁邊位置,山本傻笑著把你拉到他身邊,你忍住恨不得往他腳上狠狠一踩的衝動。你記得你每次看見你如蛇蠍的姊姊,昏迷前來不及掌握的首領憂慮的聲音,山本拉住你的肩臂,還有大片大片吞噬的白光你記得你對自己的嘲笑,又丟臉一次了啊獄寺隼人。

你記得你對這樣的自己全無辦法,你把自己鄙棄得一無是處。

你記得首領說,我相信你。

你扔出的炸彈粉碎了天空,那畫面太美麗,像一切終於都灰飛湮滅你震懾於火花的力量。
你聽見首領的腳步聲漸漸遠去淡去。跌跌撞撞,你懷疑膝蓋上的淤青什麼時候才會復原。

你聽見,有人呼喚。隼人!該走了哦!
那個棒球笨蛋的聲音恍如隔世。


_



電車欸電車欸!你一邊買票一邊聽見穿著西裝的成年山本興奮地叫喊。
耍什麼白痴啊……把票交給山本,山本哈哈大笑。自從離開日本後就沒撘過幾次電車了。他笑著說。

你們走入電車,搖搖晃晃,你聽見山本讚嘆東京灣景仍然美不勝收。你漫不經心問他那個傷痕怎麼來的?山本疑惑手指下巴。這裡?被隼人抓的啊。窗上他的倒影過分誠實一點也不害臊,當你要回嘴時山本又補句﹔騙你的,沒什麼。也不怎麼痛。

不怎麼痛。
一時之間你才意識到,山本歷經十年的變化。又或者一點都沒變。


_



夜晚時山本來敲你房門,他要求跟你上床,一臉歉疚。你咆哮你是不是老來瘋了山本,發春夢也麻煩自行到廁所解決。
如果今天來的是十年後阿綱呢?昏暗中你聽見他這麼問。
這是個愚蠢問題。你沒有回答。你還是跟山本上床了,身體割成兩半,一半抗拒一半接受,你在跟不存在的人做愛,山本卻在你耳邊留下鮮活印記﹔隼人你傻的真是可愛。可愛的讓人心痛。

面對慾望時你是否感到作嘔。
跟山本也許可以,但跟十代目首領,你知道你永遠不會。









_




其實這篇沒抱任何愛意在寫…實際上也是很不舒服的一篇,是不是寫的太冷淡呢?
我甚至不知道家教連載幹麻去了(日本沉沒了沒?
只是今天忽然想到這樣的獄寺,一點都不可愛的獄寺(我的罪惡囧),沒有特別描寫年輕山本,也沒有對十年後他們的關係多作解釋,但很明顯山本是個好人(笑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