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我我我
我想要變的更傑出。
我想要找一個愛我的人愛我(真不像我說的話可還真像我)。
我想要嘔吐。吐出那些淤血吐出心臟。
我想要看我的心臟是如何跳動。
我想要吃看看未來世界的食物。
我想要拿揚聲器胡亂大喊。
我想要跑出去。我想要躲起來。
我什麼都想要什麼都不想要。我想要殺人放火我想要出國當志工。

當個半調子似乎就不需要什麼責任感了。
我是個討厭的人。

談什麼創作。創作就是你自己,創作就是書寫靈魂,靈魂也需要格式表達,就像某種極限運動,極限的和諧感,宛如真空中的水滴。

以前小時候看過一本科普,談論水龍頭滴下來的水珠是否有規律可言。很久以前的時代無法測量,數學家稱之混沌效應。隨機性。不規則性。不確定性。蝴蝶效應。但針對水龍頭水滴這系統在很之後的後來研究發現,終於發現確實有線索可循。有其規律的。

研究證明,混沌也有秩序。有如人生,有如宿命。

那就是美,雜亂無章中難以察覺之美。音樂文學繪畫舞蹈,藝術之美。

混沌即是永恆。





我想要當一顆水滴。一顆最完美的水滴。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