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荒謬中的輕
二二八,你曉得那就是個特別的日子(甚至可匹比四年一次二二九)一群群聚集的人呼喊什麼政治口號,誰誰誰再站出來,集體搖頭晃腦說哦哦可不是道歉就能了事哦,屬於台灣人鬧劇般的派對,如此隆重的一齣嘻鬧,然後過了幾天誰又都忘記了又是反覆循環早起上班的日子,晚上在家對電視裡油膩膩臉孔嘴碎,用肉體拼駁的空殼政論,看著這些難免心裡默默想起什麼時候才又有派對呢,不怎麼刻意的,只是有個誰說來開派對吧,無聊的人們又提著過往不堪回憶當作禮物拜訪社會。對啊,因為這個用煙火與血肉疊成的歷史事件實在充滿神秘嘛,隱含的暴力,群體式的暴力,也就是根威力無比的小火柴,輕易就點燃藍色與色的旗幟,在夜中狂肆燃燒,眾所矚目。

但是這樣獨一無二的二二八不甘我事,就是大家都跑出去了只留我一個的咖啡廳,偷泡了壺伯爵奶茶,抹茶香蒜厚片,多麼愜意的夜晚XDD~

可明天又有音樂會了忙啊


_

有時候也想,那些人呢?看到那些熟悉的隻言片語,傳遞對象已經不是我了,我要說的也傳不過去了,有時候也想,這是多麼好笑的時空﹔名字的意義,有時候也想,啊對哦曾經有多少個曾經我在你的名字上開個小玩笑,那時候聽來無傷大雅現在反成某種感傷,時間之箭狠狠射下太陽而我怎麼如此痴妄月光,冷的快無法感受溫度。結果你們誰誰變成怎麼樣的人了?知道嗎我也到了一個會說「唉人生複雜就是在這啊」這種話的年紀,所有惘然都成眼底裡的遺憾。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