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四分五裂糾纏環流之境
不是說要怪罪什麼,但也許在這城市生根,實際上你不那麼清楚是不是真的有這回事,因為你並不認為自己是個容易被影響的人,你相信自己的人格已孤立懸於城市之上,因為有時候你會愕然發現根本不認識這裡,那些童話呢?沒有發生沒有實現。有時站在公車站旁你呆望哪個聳高的建築工地想像著,不關於身旁週遭的事,想像著你撿到一個神燈撫摸三次就有燈神說我可以令你三個願望成真,從小時候開始你就想像著有哪些願望該先實現,那可能是伴隨一生卻不為人知的孩子氣心願,然後遭致埋藏歷經青春雙十年華所謂陶冶生命過程,你會發現想像力不再誇張,嗤笑或者漠然童真終究遺忘。有種平淡的浪漫是,與一個萍水相逢的喜歡的人說上一番認真又不那麼認真的話,不擺架子的一雙夢囈,你想像也許坐落某個街角的星巴克裡面就有可能相遇到那樣的人。現在我的想像變的太貧乏了,所以只要這樣的浪漫就好,如此的話,我就能知道自己還沒被這座城市完全吞食。

車頭燦黃車尾霓虹像微弱的雷達座標在公路上閃爍不滅,夜裡那便是地面上的星星,星星象徵生命,行駛於歸途的人們啊這不是派對。此時我也在某個名為公車的機械星球裡,額頭抵住冰涼的玻璃窗,注視這座正在移動的銀河星系。
淡水台北台北淡水,我想老天爺這真是規律。前頭幾個位子過去就是駕駛司機所在,讓我不免想無禮地問一句:你的生活是不是比我更規律呢?


-

自言自語我怎麼能如此自溺…(超級大言不慚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