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想一想那些該思考的
明明是要關掉其中一個標籤但就不小心手殘關掉整個視窗(我瀏覽器用IE7),結果剛剛打的日記(寫了我看蝴蝶春夢的些微感想)就又付諸流水=_=,雖然覺得唉伊七可以一次容納多個視窗這功能很不錯,畢竟我習慣開很多視窗瀏覽,但對於一個也常常手殘的傢伙似乎又不怎麼適用(揉眼

去把頭髮染燙了,要是我願意學韓國話,一定可以把高麗人扮演的不錯。

說到韓國,我上次看電視節目在介紹釜山影展的發展史,心裡想又是一個韓國民族性對外野心勃勃並且成功的好例子,雖然不見得他們的東西真的非常好(其實應該說,品味還滿奇怪的),但我覺得比起台灣還是好的多,因為台灣許多流於市面的品味實在沒資格說別人(例如偶像劇跟韓劇我都不特別欣賞…),至少他們成功塑造出專於文化的環境,將釜山這種不毛之地改造成亞洲影展文化重鎮,才讓電影工業快速發展到現在他們經濟效益來源之一。儘管不得不說有時候他們的東西就像暴發戶般濫用言情,而且取材仍舊非常奇怪,例如舞動真愛這部電影,能夠將假結婚跟國標舞這兩種事連在一起也只有他們想的到了吧(不過這部還滿不錯看的XD)。我覺得沒有這樣的環境也難以培養人才,這樣的經營能夠讓市民的想法上產生某種根變,也就是所謂潛移默化的文化教育,這一點而言我倒是很佩服韓國政府,他們說的出做得到。

台灣人很多東西很棒,可是也有很多東西隨波逐流譁眾取寵,沒有自己的本位是最大的問題之一,也許在理念取得一致之前沒有什麼事是作的完美的吧,有如眼前許多一切都是半成品罷,容易遭人遺忘。然後思考這件事的同時我又想到但台灣的經濟允許我們大刀闊斧嗎?批評的同時是不是我也該想想台灣真的有能力支持下去、台灣人的性格足以支撐這項重責並持之以恆嗎?把錢在對的時機押在對的事情上,這句話沒錯,但是到底什麼才是對的事情,什麼時候才是對的時機?這值得去想想。

從文化講到經濟有點討厭,可是這兩者在現實層面來說是有關聯的。有時候我也覺得M型社會亦有指出,某些文化的確只屬某些族群才能享有,說來說去還是錢,大至國家發展小至個人生活。人總是憧憬那些需要用到很多錢的夢想,除了堅強與意志是必要條件之外,大多時候錢比運氣可靠,我一向這麼想。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