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早年
聽著以前聽的矢井田瞳,我覺得被治療了,但話說回來,她跑到哪裡去呢…

覺得好像跟高中的一些東西一起都跑到很遠的他方,我已經忘記曾經被很多事物啟蒙的自己,如果回顧的時候又稍微往現在這邊偷瞄一下,確認一下,會疑惑為什麼這邊會這麼無聊呢。但是那時候究竟獲得什麼,我不是那麼記得,音樂還在所以可以保留偶爾拿出來緬懷,可是其他東西呢?



我想雖然那些東西那些事情停留了就是真的停留不會走了,遺忘只是一個狀態,記得也是一個狀態,但我被世界牽著走的同時還是會詫異那些什麼時候變的如此蒼白,好像摔壞的舊鏡子,古老的原始自我支離破碎,真不忍看,好像現在自己改頭換面太過徹底一樣,多麼使人傷心。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