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嗚嗚
生態不就是前輩二字

啪喫!
石桓眼睜睜看著自己努力兩個晚上的心血就這樣在前輩無情的手指下短命夭折。笹塚前輩一臉悠的不過像在揉掉桌上沒用的廢紙團。
他跪在地上抱著他活不過三日的新生殘骸差點痛哭,皺著小媳婦臉掛上兩行清淚開口:前輩你要訓練指力也不是這樣玩的呀啊啊!!
笹塚漫不經心,像多餘的紙張掉到地上一樣的口吻:欸,你放在那不就是要讓我折的?有意見?
才剛說完笹塚就把一份案件資料丟到石桓面前。
嗯時間差不多了,出去做事吧。前輩從旋轉椅上迴身站起,抓起桌上煙盒放進胸前口袋,直往門口走去。
嗚嗚沒意見啦……啊前輩等等我!石桓撈起資料跟西裝外套,來不及悼念完全,也許只三秒鐘那麼吝嗇,亦步亦趨他整顆心又開始隨著笹塚單調的背影雀躍。其實這一陣子案件不那麼多他們都坐辦公室工作無聊的要死呢,但笹塚前輩每分每秒都沒有露出任何一點不耐煩的態度就算只是無聊的文書工作,比起每天偷懶利用上班時間組裝模型的自己真的強太多了,啊我知道了!前輩一定是為了我好吧!用破壞模型這種反面教育來提醒我別再打混摸魚否則前途或許就會像這模型那般不堪……嗚嗚太感動了前輩……

我說,能不能收起你那噁心笑容啊石桓。坐進駕駛座時笹塚點起一根煙,一手滑上方向盤。
哈!因為能跟前輩再次坐在這裡嘛。
石桓吐舌,臉紅搔搔頭髮。

前輩與模型。
好吧真是不好意思,再怎麼說他連考慮的時間都不必肯定選擇前者嘛。


_


神經病,我才破病了啦寫這種東西TwT

這就是你一生的寫照了石桓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