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你那
前言:
同人文XDDDDDDDDDD噗哈我這次愛來的很快衝動也很快XDDDDDDDDD那麼下面是,我第一篇魔人偵探同人文XD說謎也不謎的配對在下面自己點!!!!沒看過涅羅的應該也可以看吧…應該XD


你那不為人知的笑容
笹塚/笛吹







門鈴聲響起,在某個非國定假日下午。那機械鈴聲像有誰朝他丟了個直球,從一隻耳朵穿過腦袋又從另一隻耳朵穿出。
雖然,是極為平穩的一球。

笛吹沒想到會有訪客。
他張開眼沒戴上眼鏡時所有沉重的熱覺會更集中,虛弱的白血球們。把額上的冷濕布拿開,在床頭摸索著眼鏡。他需要他的視力。從床上爬起來,拉開的被單凌亂一片。這些動作說來簡單,但因為發燒的精神不濟耽誤了好幾分鐘,笛吹對這樣的自己感到憤恨。外面沒有再丟球進來,那份耐性倒令人訝異。

不或許已經走了……。如果人還在等的話也只會是筑紫。不過他想不起來公事上還有什麼沒交代的。又也許是推銷員?是的話等這麼久也該離開了吧。走到玄關處時他想是誰都好隨便敷衍、快點打發走就好,今天沒那精神跟他們瞎攪和。而當打開門看見那位來訪者,這個他完全預料不到的答案,沒法正常運作的腦袋使他啞口無言。

奇怪的是,對方也露出有些震驚的神色,再如常迅速的收斂下。

「嗨、唔──呃,你好一點了嗎?我替筑紫送文件過來。」
笹塚尷尬的揮了下手中公文袋。
「這你不必操心……」笛吹倚靠門邊,伸出手來。「文件拿來,你就可以滾了。」
收下公文袋,但他的部下笹塚還呆在門口像僵住了一樣。

笛吹納悶的視線從對方有點不對勁的臉往下移到經手的公文袋再回來。……笹塚的表情有一點微妙。現在的笛吹沒有辦法判斷到底是因為什麼微妙,不過還瞧的出來他應該是看到什麼怪事又馬上把驚訝壓抑下來,尤其笹塚這種老是保持一號表情的人特別明顯。就是因為平常壓抑慣了,如今難得一小點裂痕都顯的注目。這種裂痕他有時候會看見,例如提到X時,即使是笹塚表面上也無法做到絕對的無所動搖。但這次的裂痕似乎跟以往不大相同……?難道,是在笑他的狼狽嗎?這個混蛋笹塚!!還有那個以為沒現身就沒他事的笨蛋筑紫也是!讓他一反平常英姿的虛弱模樣暴露在部下面前,還什麼人不挑偏挑這個可恨的笹塚!


「喂,你其實是在憋笑吧?!我說到底有什麼好笑的?!!」
笛吹用盡肺部力氣似的大聲叫囂,想都沒想就扔出問題,離開門邊咄咄逼人的傾前一步。
「噗!」一聽見質問笹塚嘴角就又不受控制的扯動,他急忙撇開頭,手摀嘴藏住笑聲。

「笛吹你、你的頭髮。」部下指著上司額際,隱約還有笑意。
「頭髮?」

頭髮?頭髮怎麼……手往頭上摸,笛吹一摸就知道那是蕾絲花邊的觸感……啊!是他的粉紅色蝴蝶結髮夾!
剛才匆忙的來開門忘記摘掉,現在髮夾還妥貼地將瀏海夾在頭上!說不出話的笛吹感到全身溫度立刻又竄高十度,所有毛細孔都在微微泛著熱汗,他的手胡亂往頭上抓可是沒力氣拿下髮夾,一陣暈眩襲來心跳好快頭好暈……在那破碎的時間點依稀有叫喚聲傳來,微弱到他沒分心意會。

因為眼前是白的,那些事物都沒了顏色成了空無的混合體,他想看清楚殘留的細節但那些白色侵蝕太快,於是他終於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感覺不到。除了融化所有感知的溫度,除了那個支撐住他的力量,以及一股不明顯的苦澀,正緊抓他不放。

於是他發覺,那是香菸的尼古丁氣息。



tbc



下次(應該是明天或後天)會更新完畢!!我我其實要寫正經東西的結果都讓傲嬌笛吹耍可愛XDDDDD我其實是試圖要讓蝴蝶結正經化的!!!(認真說)

為什麼第一篇就是這配對呢?意義不明,這兩人的感想前面都沒提到啊XDD而且在日站中也是個超罕有配對是怎樣…TwT總之明天再說。本來要想寫涅彌,對我來說涅彌這黃金拍檔是很值得深入的,應該說彌子才對啦很想藉著她的眼睛去寫些什麼(而且這部漫畫確實也是藉著她的眼睛去架構世界的),有人說她是花瓶但對我來說可不是喔v涅羅最棒了!


感謝還有摸兒這夥伴,有興趣的各位記得要去看涅羅喔,不去看的人涅羅會把你捏碎喔v請不要排斥松井老師風味濃厚的個人風格v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