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Garrett Hedlund
如果要歸納我這幾年會喜歡上的男人應該是下面這位



Garrett Hedlund

1984年生,美國人,代表作?廣為人知的應該是Tron:Legacy的男主角吧

Garrett_Hedlund_16756_199.jpg
GarrettHedlundBW.jpg
kristenontheroad (4)




毫無心機的雙眼+皺眉(與憂鬱氣質無關,跟害羞比較有關)


好久不見 低調喜歡電影明星的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Edit
  2. Permalink
取名也不需2

取名也不需--後





一直到上飛機的前一天,因請假他將未來工作壓縮一禮拜內處理,完整無缺交接給叔。萬浩聰開始打包行李前就累積不少眼圈,有大半行李都謝立豪捉空整理好,留給他的就剩聯絡香港的爹地媽咪,寫下回香港的購物清單。謝立豪自己行李好似不用幾個鐘頭就搞定,上機前晚十點多到家,黃燈下他望見鐘點工人將家裡掃的一塵不染,邊拉鬆領帶邊進臥房,謝立豪正躺床上悠翻閱雜誌。行李箱鎖緊緊整整齊齊擺在一角。
讚我這樣的獎賞就省下啦。只不過…
基本上可以用視姦兩個字解釋謝立豪行為。
哈?你自己唔係玩得幾開心。只不過……
眼波流轉,萬浩聰學他語調,叛逆笑他不可靠。
他一步踏到衣櫃前打開,沒想像中空,只是多了點空隙,選擇帶走的都是樣式新潮但這幾年也慣穿的衣服。舊衣還在裡面,與公事場合的西裝作伴。像是那幾件格紋襯衫。
伸手觸摸其中一件藍格襯衫,敏銳的指腹搓揉…質料還是不錯的,像摸上什麼陰影裡的記憶,穿著這件時曾經遇見什麼人待過什麼場合,思及不知何處,萬浩聰低頭抿唇。
後來不穿是為了什麼。來英國後他一再添購更多的是筆挺西裝襯衫。謝立豪曾說他非常適合淺色西裝。那類色不是誰都穿得起,那類介於成人與少年間的愜意與柔軟不是誰都適合,如要扯下也有別番風味。儘管如此,一著上就等於著上另一世界的氣味,亦如某些時刻他也會噴上香水,可以遮掩,也可以展現。

他沒有帶以前的機師制服過來英國。
格紋襯衫帶來也沒穿。穿上周身不合,似錯置時空。但每次掃除也沒真正決心拿去資源回收。有時不知怎的看著難受,就更往邊裡塞,直至新衣塞滿視野。
有些衣服是這樣,不適合現在的自己就不會再穿了,於是遺忘,不再記得。
但忘記與丟棄,終歸本質不同。

現在準備回香港,他驚覺他沒理由再穿西裝。謝立豪選的是現在他會穿的休服。
也對,這些件沒怎麼剪裁的格紋襯衫現在眼光看多麼老土啊。

萬浩聰立在衣櫃前,沒發覺自己外出衣還沒脫完。直到一團鼻息與溫度附上他後頸,一個如等候般溼熱的吻,才有反應。
身後的謝立豪不知何時已默不作聲走到他身後,輕輕擁抱著。像抱嬰兒那樣,很珍惜地,但天下可沒有人會向嬰兒索討什麼。然後他在他耳邊吹進幾句話,他沒聽見也沒理解。
萬浩聰憑藉感官一陣顫抖,不選擇抵抗。
只要接受了,軟下身骨認命享受寵愛,那即是一種回應。
以前要得太多,現在則要得太少,所以他是這麼想的。


_



兩萬年前的續稿。

我有時候會用現在的陳三苗去想像後來成熟的青年Donald(萬浩聰),可是…其實我心中的陳三苗還是太理智
(當時的陳三苗真的好年輕……)


如果Donald也可以天真下去就好了。不過不可能吧,否則也不會這麼寫。
也不是說跟Chris(謝立豪)就要這麼委屈的樣子(次下的選擇之類),只是對他而言從被愛中學習也是很好的事。

還有可能我也喜歡看到Chris那種不為人知失落的模樣(可惜沒機會寫),耍嘴皮子也只會在Donald面前而已。



  1. Edit
  2. Permalink
部分藝術家要求的是……
開了新分類,古董藝術相關的網誌會放進來。(自勉學習用)


下面這篇文章是老闆硬要我交給他的東西,一點點、很淺的對大畫家黃賓虹的認識:





淺論黃賓虹

黃賓虹(1865-1955)),祖籍祖籍安徽歙縣,生於浙江金華,是為中國著名近現代畫家,並對古典美術史論鑽研深刻、著作良多。

許多人說黃賓虹為大器晚成的畫家。前半輩子他長期深入研究古典傳統繪畫與藝術史,追尋民族文化源頭,由此累積深厚文化氣養與對美學歷史全面認知,並建立自己的繪畫觀;作畫上延續傳統文人畫的精華,引以內用、揚長避短,在晚期彷彿道家頓悟創造新的生面,進而完成自身的藝術美學。

首先,黃賓虹對藝術的態度非常慎重,他對藝術首重內美。在黃賓虹的著論當中,他認為中國傳統的山水畫之所以為藝術,意以具象的方式去表現其中抽象的意涵,觀畫如觀其人,道品性會在作品中展現無遺,自身若無具備修養與人品是無法畫出好作品的。此特質也貫穿他整個藝術生命,也可見黃賓虹很嚴求自己。

早期的黃賓虹追逐古人腳步,尋求傳統內在與長期思考,直至七十歲才走至藝術生涯的分水嶺。他在四川一次夜遊山中,月光在山脊上徘徊,而夜山深不可測的濃重,體悟了疏密虛實之間的關係,此後逐漸確立自我強烈風格,也就是「密厚重、渾厚華滋」。


青城坐雨 #40643;賓虹
青城坐雨,1930年代 (我看過最美的雨山之一。四川青城那場雨真是開了黃賓虹的天眼啊。)


觀賞黃賓虹的山水畫,可以先注意畫中的留白,與濃密層疊的重墨形成對比,自有一份空靈;黃賓虹筆觸純真、質樸、自然,每一下筆,用墨形成的韻律感,以表現濃厚的夜山或迷漫的煙雨山景。黃賓虹的心細超出常人敏銳,他所見所得的體悟,化為用筆的靈感,使他的畫整體呈現出一種屬於他的氣韻。這種氣韻來自他早期以來對傳統美學下過的苦功,融合自身涵養,用以自己的方式去表現他對自然造物的感情與想法,也就是借物寫心,他將對生命的思考化為畫作。

#20223;巨然筆意 #40643;賓虹
仿巨然筆意圖,1951年 

八十歲後,黃賓虹罹患嚴重的老年白內障,近乎半失明狀態,但這不影響他對藝術的熱情。也許因為喪失視覺的感知,更隔絕了感官對外客觀的干擾,更專注追求心靈上的意象,而此時的作品幾乎以濃重墨居多,彩墨點綴趨少,多數畫非即白。這時他作畫給人感覺是自由的,幾乎仰靠直覺就能一窺他畫中意識,他使用頓頓墨點砸至畫面,落筆之處節奏感鏗鏘有力,整幅作品氣勢極強,但他的濃墨落點與細微處的留白也能帶出山水的靈動,乃至山中神祕蓊鬱、言無可言的內涵。

焦墨山水 #40643;賓虹
焦墨山水,年代不詳 (這張筆墨簡單流暢,我覺得非常現代…不過現代人大概很少這樣畫山水?)

#26202;期山水2 #40643;賓虹


黃賓虹長達七十多年的藝術生命,他對藝術奉獻具有開創性意義,由早期仿古到晚期的頓悟,他的山水畫承繼傳統,再從中摸索思考而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他的山水已脫出寫實,而飽含強烈抽象意味,高度的精神美,藝術完成臻至化境。


-


是說我第一次看到他晚期失明的畫,我第一個感覺是狂暴,還想,是因為快死了嗎?(欠揍的想法)

後來再看,更突出的感覺則是他非常自由,落筆的力道基本是種歡快,即使他的畫整體給人觀感仍是沉重的,但在我看來應該是因為已經了解太多太多,對於胸中材料,他可以運用也可以捨棄,信手拈來盡情勾勒他心中的山水。

但最重要應是他的化繁為簡。當然不是說他晚期就不創作複雜的畫,只是從他半失明後創作的山水畫,用筆更接近心裡所想的,他重視意象的傳達,而實質具象美他毫不在意,根本看到更多的是他所創造的[世界」。有趣的是,他每一筆乍看都很像,再看整體,再看細節,又會覺得每一筆彷彿貫入一生心血,深沉而完融。

我想大部分藝術家都會追求某種純粹。

有沒有可能用一張畫、一首詩、一件雕塑去表現真正的美?
更甚乎,一種顏色、一個字、一種形狀?

藝術家這種純化的想法會表現在作品上,所謂的精簡,是這個意思。

テーマ:art・芸術・美術 - ジャンル:学問・文化・芸術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