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也是時候該回頭
有種喪失力量的錯落感。很久沒寫一段網誌再寫時就覺得已經錯過什麼,要記錄的事情應該很多,但又簡單到幾乎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現在不是很喜歡形容詞,喜歡一切都很直接,有時候甚至很隨便。也許誰都可以讀懂自己在做什麼,不過,這不重要。但是又有一種過了就也沒什麼的厭膩與冷漠。得過且過。然後擔心起別人的目光,有沒有看懂自己寫的字還是指向的姿勢。有沒有誤會啊?千萬不要吧。微笑的後面可能是一無所處的沉思。

唉呀。如同沒兩天就顏色脫落的指甲的心情。

買了盜版的窪塚演配角的電影潘朵拉之盒(預告片真是太美了)可是一直沒看。
每次看到他就覺得怎麼一個人可以喪失/隱藏這麼多。他已經是個成年人再也不懂怎麼樣鬼吼鬼叫與到處亂親人,他現在學會談論地球與未來,至於那些甜蜜恍惚狂亂的肢體語言,再也看不到了,雙手就這麼自然垂在兩側。

他終究是學會某種滑入社會混沌掉落後站穩的姿態。像粒渺小的塵灰,並沒有離開地面。



在這地方工作已邁入一年,剛調來師大店這裡時不知道多討厭,嘲諷這裡是未開化之地,但現在也慢慢有點喜歡了。大概是有建立起什麼,建立才有獲得。安身立命,是可以這麼解釋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