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not the same but your own world
在破報上看見自己登的徵文訊息感覺有些奇妙…夾雜在一堆雷同的訊息裡頭,毫不顯眼,連張免費報紙都可以散發出滄海一粟的味道。
當然還是希望眾生多賞點面子給我們。

在誠品看到電影<一頁台北>的廣告,馬上心裡吐槽啦在誠品還可以期待美好戀情,上架書時可以期待旁邊有個張孝全在偷看你。

說得誠品也可以拿來代表台北,正確又浪漫的將台北以這種大型連鎖書店模樣推銷出去了。

有那麼瞬間會覺得自己活在世界的另一邊,你的世界跟我的完全不一樣,而且你的還會被外國人稱讚頒獎,我的寂寞潦倒,可是地理位置明明是同一個地方,同一塊島嶼同一塊凹陷下去的盆地,承載同樣的人群。也不是說一定要贊同或接受吧,誰都沒辦法干涉誰,所以共存共榮就是每個人生存的表面理由,和平的表面下藏了多少具屍體,很快徐風吹過煙灰具滅,像沒事一樣,繼續傳頌書店裡發生男孩遇見女孩無關社會好壞理想愛情。

有時候都不得不驚訝這種事。從嶄新堂皇的京站威秀過天橋到台北火車站時,橋下車流霓虹萬盞,橋上卻昏暗如此,甚至看不清歪著腿倒在那裏的遊民與乞丐的臉,行人總是步伐匆匆。



電影再怎麼樣也就只是表達某個人或某個族群的價值觀,要要求多少。

只是問題在於多數人情願選擇看哪部電影罷了。



可是監製是文溫斯欸搞啥鬼。有機會再看,現在還不好說嘴。

(但三八的說我是滿認同那邊被搭訕的機會比較大…僅僅認同如此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Edit
  2. Permalink
醉生夢死純瑕無淨,我來摘一片雲
我在林夕的新書裡看到他跟某人說過一樣的話,好可怕…想過圈子性的問題,所以這個世界還是可以歸類的吧,你會欣賞什麼樣的人,你會吸引什麼樣的人。

你想成為怎麼樣的人。

林夕是世故的,我一點也不世故。

其實哪裡有共同點,只是我想往那邊靠近而已。


以前會說那樣子沒問題,自己玩自己開心就好,事到後來才發現這就是盡頭了。

現在有人在幫我推倒高牆,好感激他們,但對面是什麼樣的景況我無法想像,也沒有倒退與猶豫的空間。


一個人怎麼生活與成長根據的還是性格,在大方向裡可以選擇的選擇,多還是少。

但排除掉類型種種因素(憧憬/厭惡/缺乏興趣),不討論那些,只討論最高原則的話…

那麼,我想成為更能對自己負責的人,沒有喪失掉意義的人。



(此時說自己,根本包含的不僅僅是這個自己,而是整個大世界,超越獨善其身的範圍)







好吧再說白一點。
擺脫自閉症的療程,首先第一步就是學會聽別人說話。

就算沾的渾身腥,夢想還是可以很純真,ABBA都那麼唱了。



還有瑪莉王妃的原聲帶超超超好聽!
  1. Edit
  2. Permalink
抽象形容詞霹靂無敵好用,請你隨意想像
想要認真釐清自己心裡想法,譬如要去做的事,該去做的事,不要丟在那邊,不要一事無成更不要所有事白費心力,
結果。
結果自己在幹什麼。只要一句話,就只要一句話,自己脆弱到可以被反射動作打敗,眼淚流了一地也沒人擦,妝花了醜了誰理你,眼睛拿來工作比較有用處,不是鬧脾氣也不是拿來傷心難過。



我很相信一種理論,邊走邊掉的理論。反正有的東西留也留不住,還留戀幹什麼。

強迫要自己丟掉天真,老實說我不想這麼幹。

老成才不好,我寧可像千金小姐一樣任性。說這話會被別人毆打的。說這話出去會被別人搾光的。簡直想看自己死在假象裡頭我都開心,現在在這幾乎都看見自己後悔懊惱的模樣。

如果可以活得滿嘴謊言漫不在乎,沒有問題。我酒量超差,兩杯就可以吐三大口烏來瀑布,但我就愛喝酒,還沒有大醉的時候我笑的超級開心,感受到內心凋零同時好愉快,意識清醒到知道自己可以舒服的胡言亂語了,在那種笑到可以流出眼淚的昏黃空間裡。

就跟…日記一樣,如果我這樣寫那樣寫,你懂就好,他不懂他家的事,胡言亂語裡有幾分真心,全部都是真的(又沒有對象要玩弄),問題是你有沒有看懂,真的不懂也無所謂。看懂我感謝你,沒有密碼,僅僅缺乏邏輯。

我只是懶的算計討論什麼利益關係,懶得從別人身上搾取什麼,我的夢想不是王熙鳳。
(更糟糕的是,別人需要你成為那樣的人)

不覺得日光燈刺的眼球很疼嗎,瞧,臉色多蒼白。


不用說也可以感受到自己背上被放了什麼期望。
還幼稚的說過,是相信改變啊。那是因為去算計生存機率都煩,並不想小心翼翼,但做法這樣太粗糙,也不是魚肉切切放上白飯就叫壽司了嘛。
草食動物腳指頭上都是釘子了搞什麼。

我想我也沒有完全認真對待過,就好像我老早知道自己就是那麼死蠢,提前放棄。
還沒比賽就先故意摔斷腿,這樣對嗎?這樣不對吧。


之前抽的是藍LS,前幾天為了修身養性毅然決然換成白當。
修身養性勒,抽空氣也爽,裝模作樣啊。可能想說這樣比較沒那麼快死吧。
但藍LS還是留了兩根沒丟,那菸盒就被丟在書櫃裡頭沒動,真惹人憐。

遲早還是會往那邊跑啦。


不是丟掉只是隱藏,超級重要的課題,可以是清純可愛小女孩也可以是害的女人,想隨隨便便死去又得練就一身生存技能,目的不是要顛峰的華麗只是要確保自己可以碰觸到生命核心,寒風中等車抽菸吐一口菸都會滿足,從身體內部產生熱能熱到指甲都會融化那種,只是想體會這個而已,慢吞吞或者急速劇烈。

那個誰啊,變裝三郎,你只想當個小朋友對吧。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