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大學時代
到底了。手伸前碰觸在晃動光影的泳池磁磚,泡沫安靜流浪水底,他反其向冒出水面。

爬出泳池,他看見那個縮在一邊的少女。

「哪。」女孩將毛巾扔出。

他接住並說了聲謝謝。拿掉泳帽毛巾掛在頭上。之後沒有說什麼,少女欲言又止,她瞇眼望著他離開。偌大游泳館只聽的見腳底板反覆踏過池邊塑膠草皮黏躁的叢刺聲。



回到宿舍,室友趴在書桌上睡著。
他幫他把眼鏡輕輕摘掉,眼角附近有鏡架捻出來的紅色印子。把室友抱到床上時一張信紙飄落,還有一封上面題著「笹塚衛士收」的信封躺在桌上,只消看了一眼就猜到剛剛那個女孩寫的。

室友這時候迷糊睜開眼皮,另一個男孩手中抓著信紙的畫面浮出,思緒游離一句心裡對白這是什麼夢啊,緊抱被單裡的那隻泰迪熊翻身繼續熟睡。



隔天他又去游泳館練習游泳。少女依然坐在同一張椅子上,玻璃門打開的同時她柔弱的雙眼也轉過來看。

「這個還妳。妳以後還是別來看我游泳了。」

少女站起來還來不及追問原因他已經躍入水中。


_

他就是笹塚
室友就是還用解釋嗎的那位,傲嬌界公主
少女就是路人少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