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淚水染溼肅清之街
(↑是之契約者22話標題,November描寫)




從口袋拿出菸盒手指銜起菸點燃,他想起在東歐執行任務時曾經某個死在他手下的女人說他那個樣子很好看。

但反正也只是好看而已教誰看過一下就會忘記。煙在他看不見的身體裡面濃烈且放肆,難堪的在街道上咳嗽了起來,聽見自己從喉管無法控制的咳出聲音,排擠輕聲唏噓的冬日寒風,生理性悲愴喧嘩在耳朵裡擁塞隔絕世界,讓世界真的變成暗的了。哈,真是丟臉啊。這種代價,這種痛苦,似是而非一種瞬間的靈魂出竅。

他喜歡穿白色的西裝,剛跟April與July成為拍檔時April曾經半開玩笑地說過染上鮮血後血跡很難洗掉吧。

小姐妳真是太不了解我了,當時他自以為優雅笑著說。放心吧,我的能力才不會允許血沾惹到身上呢。




這麼說來他差點忘了,他現在身上穿的是色西裝。那麼說諷刺也不知道該算不算哦。

紫色的天空嗎?怎樣都好了嗎現在?雖然不是真的但如果換作是真的天空又如何呢,現在看到的依然不會是他所喜愛的藍天。

他忍不住猜想大概April知道後會說他是個傻子,July仍一副無辜無神的面無表情。



-



目標建築物週遭都是警車。他站在遠處玩味觀賞。紅色霓燈一閃一滅中可以認出女警霧原未咲在美國大使館鐵柵前交涉,看上去極為荒措不安。

對了就是這樣,不要猶豫就對了。

他想起早上與未咲見面的情景。








現在正好是十一月吧。

旁若無人他走進大使館。




071119

11月啊現在真的是
突如其來我在緬懷發花癲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Edit
  2. Permalink
官能本色?
前言:希望可以達到推廣所以也放在這好了,這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該拿出來的東西囧…

可以說是這篇你沒看到我在看你的後面。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