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來年不見
翻找自己過去文章時,發現這篇家教文沒有貼在這裡?所以貼過來了這樣…


  
  
  
  來年不見
  雲→獄→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Edit
  2. Permalink
當時惘然(銀時x高杉)
銀高。





當時惘然



坂田銀時還在十幾歲年紀時一有機會到每座城鎮時習慣去尋找街上舊書攤。他會尋找一堆堆小書山中有沒有薄薄的舊琴譜,一本也好。書籍常見,但琴譜是有錢人的玩意兒,有時逛遍整座城也找不著一本。即使找到他會裝作是順手買的塞進自己衣領裡面,下雨時疾跑一手在額一手將領口扯的更緊密。他沒讓任何同窗看過,只將買到的舊琴譜通通塞進睡房壁櫥最深處。

再說吧。
有一天吧。

他不擅於計畫。他只是模糊的側想,有一天吧,會交到誰的手裡。總覺得不能夠太過容易就給啊。
等到有點量再說吧。
本來三弦琴這種東西連根皮毛都不懂的。




而當某日,降臨於松下村塾,熱烈安靜的一場大火,發出嘶聲卻又如此沉默盛大的,過於壯觀的火舌將童年與一切一切席捲吞噬。
成年後的坂田銀時想起當時目睹所有的自己張著嘴應該有喊出什麼,卻只記得心裡轟然一響,關於老師還有關於這世界,對於死亡陌然的似曾相識還有擺脫不開這突如其來的茫然憤怒,彷彿火焰也沾上身,忽就霸據他身心靈,煙霧燻疼雙眼,灼燙了他整個少年時期。

他想起那些舊琴譜也付諸一炬。
偶爾想起覺得有些可惜,又懶的向誰提過這事。




後來都當上萬事屋老闆,除了混口飯吃還得考慮點別的什麼像是偽親情的時候。
現在萬事屋裡的壁櫥只剩醃昆布的酸味四溢,打開就嗆進鼻腔,他第一反應老是咒罵誰家母親。
可是總有那麼幾個時刻感覺熟悉,時光倒置成偷藏舊琴譜的無知青蔥少年,怎麼翻找折疊的床單中就只剩吃玩沒丟的皺爛醃昆布紙盒。

拉上門的二十六歲的他再想想。

關於誰也沒彈過的老舊琴譜。
燒了也好。


再有時碰見高杉晉助,卻也忍不住想問:現在還彈琴嗎?

彈啊。…不為你彈罷了。
高杉隱去任何諷諭不著痕跡地說。濃濁的月色在他的右眼裡只是缺乏心思的調笑,不見清亮,不見純粹,也不見任何妖異。

彈一曲吧,一曲就好。
銀時沒有這麼說,除非醉意讓他意識不清。
他想他再也不會這麼說。




一旦興頭過了後。
始終也不是特別想聽。




end


  1. Edit
  2. Permalink
Die a little (銀時X高杉)
銀高文。

簡而言之,文筆退化不通順(不是說以前有多好只是現在更差),如果可以忍受看完我由衷感謝。
有些許肉,注意慎入。


  1. Edit
  2. Permalink
Another encounter 有聚有散





Another encounter






潘西不是沒有想過會再遇見跩哥。當然,戰後的任何純種場合。
只是她沒想到一句『你好嗎?』竟能困難到讓人顫抖,讓人想轉身就走。

於是,如她所能預見幾百萬次的想像,現在,他就站在那邊。

潘西多喝了幾杯琴酒才能站穩在這華貴錦繡地毯上。

中間隔了許多人,除了魔法部高級政要與企業家,剩下不是他們的老婆就是他們的小孩。她聽見弦樂聲像緞緞絲絨騷然入耳,她看見跩哥的金髮仍然經過仔細打理,服貼在他完美的頭型,西裝如暗夜的,好襯他修長身段。
旁邊的是他的太太。跩哥的太太嫻靜優雅,或者說優雅到毫無特色。是嗎。終究不凡如跩哥選擇的也是這種女人。
那只顯的……跩哥仍然耀眼奪目,即使多少年前她看過他年少懦弱的一面。

上上之策應是不該再看下去。
不該再回味心動。潘西想。

只是跩哥還是看見她了。不經意的轉頭,又確認的第二次回頭,平靜無波的眼神,無人查覺的起疑,最後直直地望著她。也許參雜訝異、錯愕、泛著溫度的懷念什麼的。
那幾乎可以稱得上真誠。近乎童稚。

她從未忘記跩哥任何一次表現純真不作掩飾的眼神。那只會發生在跩哥凝視自己備足珍惜的事物才會有的眼神。甚至可以稱作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微笑。

史萊哲林的字典裡一向不存在溫柔這詞。但到了這年代,一切舊時光原則至此刻也算不上什麼。
歲月已逝無論十年二十年,她總是能知悉跩哥眼中無須言傳的種種,而她才記起她總是為此而驕傲。

跩哥似乎在等她的回應,挑起眉的表情仍舊耐人尋味。

潘西接受下來,挑起裙襬微屈膝,點首,報以微笑,為他展現出她所能展現的所有美麗。
一如既往。
只是她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熱情洋溢的走向跩哥。



20110722
  1. Edit
  2. Permalink
取名也不需2

取名也不需--後





一直到上飛機的前一天,因請假他將未來工作壓縮一禮拜內處理,完整無缺交接給叔。萬浩聰開始打包行李前就累積不少眼圈,有大半行李都謝立豪捉空整理好,留給他的就剩聯絡香港的爹地媽咪,寫下回香港的購物清單。謝立豪自己行李好似不用幾個鐘頭就搞定,上機前晚十點多到家,黃燈下他望見鐘點工人將家裡掃的一塵不染,邊拉鬆領帶邊進臥房,謝立豪正躺床上悠翻閱雜誌。行李箱鎖緊緊整整齊齊擺在一角。
讚我這樣的獎賞就省下啦。只不過…
基本上可以用視姦兩個字解釋謝立豪行為。
哈?你自己唔係玩得幾開心。只不過……
眼波流轉,萬浩聰學他語調,叛逆笑他不可靠。
他一步踏到衣櫃前打開,沒想像中空,只是多了點空隙,選擇帶走的都是樣式新潮但這幾年也慣穿的衣服。舊衣還在裡面,與公事場合的西裝作伴。像是那幾件格紋襯衫。
伸手觸摸其中一件藍格襯衫,敏銳的指腹搓揉…質料還是不錯的,像摸上什麼陰影裡的記憶,穿著這件時曾經遇見什麼人待過什麼場合,思及不知何處,萬浩聰低頭抿唇。
後來不穿是為了什麼。來英國後他一再添購更多的是筆挺西裝襯衫。謝立豪曾說他非常適合淺色西裝。那類色不是誰都穿得起,那類介於成人與少年間的愜意與柔軟不是誰都適合,如要扯下也有別番風味。儘管如此,一著上就等於著上另一世界的氣味,亦如某些時刻他也會噴上香水,可以遮掩,也可以展現。

他沒有帶以前的機師制服過來英國。
格紋襯衫帶來也沒穿。穿上周身不合,似錯置時空。但每次掃除也沒真正決心拿去資源回收。有時不知怎的看著難受,就更往邊裡塞,直至新衣塞滿視野。
有些衣服是這樣,不適合現在的自己就不會再穿了,於是遺忘,不再記得。
但忘記與丟棄,終歸本質不同。

現在準備回香港,他驚覺他沒理由再穿西裝。謝立豪選的是現在他會穿的休服。
也對,這些件沒怎麼剪裁的格紋襯衫現在眼光看多麼老土啊。

萬浩聰立在衣櫃前,沒發覺自己外出衣還沒脫完。直到一團鼻息與溫度附上他後頸,一個如等候般溼熱的吻,才有反應。
身後的謝立豪不知何時已默不作聲走到他身後,輕輕擁抱著。像抱嬰兒那樣,很珍惜地,但天下可沒有人會向嬰兒索討什麼。然後他在他耳邊吹進幾句話,他沒聽見也沒理解。
萬浩聰憑藉感官一陣顫抖,不選擇抵抗。
只要接受了,軟下身骨認命享受寵愛,那即是一種回應。
以前要得太多,現在則要得太少,所以他是這麼想的。


_



兩萬年前的續稿。

我有時候會用現在的陳三苗去想像後來成熟的青年Donald(萬浩聰),可是…其實我心中的陳三苗還是太理智
(當時的陳三苗真的好年輕……)


如果Donald也可以天真下去就好了。不過不可能吧,否則也不會這麼寫。
也不是說跟Chris(謝立豪)就要這麼委屈的樣子(次下的選擇之類),只是對他而言從被愛中學習也是很好的事。

還有可能我也喜歡看到Chris那種不為人知失落的模樣(可惜沒機會寫),耍嘴皮子也只會在Donald面前而已。



  1. Edit
  2. Permalink
陳三苗真嫩幼
  最近一直在聽<歲月如歌>這首歌 衝上雲霄雖是幾年前看的港劇 妄想也可以回燃得很可怕
  沒接觸過這劇者 請隨意 看過人更歡迎 廣東話口語部分若有不順地方請提點我感謝
  
  
  
  
    
    
    
    
  取名也不需  
  
  Issac(唐亦風)/Donald(萬浩聰)
  Chris(謝立豪)/Donald(萬浩聰)
    
  
  
  
  
  
    
    
    
  萬浩聰醒來時想起了一件事。
  於是他翻身起來,不顧身上一絲不掛,從頸邊到大腿內側都還殘留前晚性愛痕跡,幾乎一股腦連爬帶撞推出房門,也不怕吵醒還在沉睡的謝立豪。桌上昨天報紙沒清堆滿客廳桌上,撥開,匆忙的,先喘了口氣,然後摸到那信封。西式潔白喜帖。
  天才剛亮,篩過落地窗的慘白日光還有些骯髒汙穢。不遠處就有立燈,他沒想到要開,花了一分鐘盯著印刷紙上頭寫著自己名字,選的是色宋體字。寄信人有一個刺眼的名字。
  要不要拆開,他花了三天想這件事,同一般優柔寡斷白癡。明明以前不是這樣,想什麼做什麼,才是他一貫大少爺作為。
  
  謝立豪與他同天收到,也當天就問了:你都收到Issac來信吧。含含糊糊,他們沒說寄信內容,直率同時繼續裝傻,謝立豪總是等待回答的那個。
  仲未有時間睇。
  係啊?
  係啊。
  咁…記得睇啊日理萬機的聰少。
  
  那時是這麼調侃的。收到信那天是真的忙,事實是沒一天不忙,收到信後他幾乎想讓自己變得更忙。四、五年沒連絡然後一收就收到什麼?喜帖!
  萬浩聰與謝立豪上床時想到了另一張臉孔,想到自己還有封信沒拆。做愛做到全身骨頭快拆了,做愛時他們忘記關燈,也許謝立豪從肢體與眼神看見什麼,狼狽、保留,還有其他等等欲言又止。
  
  他還是要拆信。沒想花時間找刀子來拆,就用手撕開封口,紙黏得有些緊,終於打開捏得有些皺的信封,裡頭的禮卡邊緣太過鋒利還差點割傷手指。
  當然一切沒什麼值得意外…唐亦風與童希欣下星期結婚,隨信附上香港機票。
  白色設計紙卡上寫著極其傳統的邀請詞;闔第光臨。
  
  然後他又想起自己身上什麼也沒穿,低頭就見垂軟的性器擠在大腿邊,到處都是謝立豪留下的痕跡。
  謝立豪總叮嚀他早上要多穿幾件再出房門。
  英國早晨一向太凍。
  
  
  
  
  
  睇咗?回不回去?
  …去啊。機票哦,都誠意來的。
  沙發上報紙後面的萬浩聰回嘴得十分自然。謝立豪沉默兩秒,那雙眼角斜挑的貓眼盯住他不放。萬浩聰從不討厭那樣熱切的視線,甚至那會讓他感到自己被重視。而此時他卻忍不住想迴避。
  謝立豪好好一個伶牙俐齒的人都忘記怎麼說話了,就把萬浩聰攬進懷中。
  做乜呀。
  …沒呀。想你了就抱你了,需要乜理由。
  
  難得聽見謝立豪賭氣的口吻,萬浩聰幾乎為此笑了。他靠在他肩上。從這看不見彼此表情,只能感受到交換的體溫。要換作十年前,謝立豪絕對不會那麼大膽,總是小心翼翼,總是維持紳士風度,他跟在他身後,影子似的,萬浩聰遲好幾年才回頭看他,即使過去那幾年混亂的三角關係,他身為旁觀者也一直保持沉默。
  
  是了。總是看不出來他急切慌忙的樣子。那時都認識不知道多少年,萬浩聰從未主動一次去猜測他的想法。
  
  謝立豪那麼聰明的一個人。來到英國後他才與他告白,萬浩聰才自己早被這人摸了個透。
  他看他看了大半輩子,在別人都不愛他時只有他還愛他。
  不用多少隻言片語,但雙唇透露出的幾個字再用哪個形容詞都嫌單薄。
  
  萬浩聰覺得自己沒有他愛他那麼多。所以他開始學習遷就,然後整個人也似乎改變大半。他可以到機場迎接他下班,他還會看食譜學做菜,燒焦的荷包蛋也能讓謝立豪感動落淚。從沒看過他那樣子,深感趣味的萬浩聰老說你知不知你多幸福啊…誰吃過萬年企業總經理親手做的菜。
  是,但我可是連人都要當成飯後甜品吃乾抹淨的。謝立豪笑得曖昧。
  …抹嘴啦你!
  
  
  
  
  
  在英國與謝立豪度過的幾年,萬浩聰想自己已經遺忘一些事。那些事全裝在真空瓶中扔到角落。
  沒想過只要一封印刷信,就什麼記憶都回來了。
  
  回香港就回香港。萬浩聰聽見自己小聲喃喃。
  謝立豪問:期待嗎。
  三個字構成疑問句打斷他陷入恍惚。
  但他沒有回答。
    
    
  
  
  
    
  待續?
    
  一直製造冷門坑是怎樣?
  1. Edit
  2. Permalink
不是一股腦懷舊先說明XD
HP同人。11/07更新下章完結,微性描寫,慎入。
…老實說我不知道我幹嘛寫這麼多,隨便腦內不是比較方便。



Less than ten times
Theodore Nott / Draco Malfoy

  1. Edit
  2. Permalink
一日二更哈哈!
直接看可,也可視作《銀河》番外。





流水無痕之愁
(綱/骸)



最早六道骸看見未上任繼承人,才剛從學校畢業的青澀男孩拿槍的樣子,他感到非常的不合宜。
幾年後澤田接下首領位置。交代他們收起匣武器。

一般來說他們的利器應是優秀強大的匣武器,但澤田的說法是,除非手無刃器或人在大型對戰中再使用吧,匣武器那種明顯的個人風格到底也太注目了。遠觀就能認出兇手,要抓仇人都容易得很。

欸~那可不有趣了,彭哥列怕什麼呢。聽取命令的他笑得很無良。
少製造麻煩給我。越罕見的武器越是容易留下個人證據,別大剌剌在作案現場留下你花俏簽名,到時扔過來的懷疑可是你的直屬上司我。一般傢伙用槍支解決就行了。
骸一絲興味望著澤田。
說的話可真像你的家庭教師。他忠肯的評價。
沒嫌惡,澤田反而有點靦腆的笑了。多少也得到他一點真傳?



那種順當又隱密的風格。到底是家庭教師的教導有方、行之有年的殺手圭皋、還是與澤田本身人格特質相關……骸在看見澤田的笑容時,才忽然明白當年里包恩選擇澤田繼任彭哥列首領不是沒有原因。所有因素組合的剛剛好,可以這麼說。
不怕別人復仇就不會顧慮這些。而復仇這種沒完沒了的瑣事(包括警方調查)對澤田來說可免則免,並不是他對神秘感有多喜愛。
至此時他再看他操弄各式武器,也沒什麼合宜不合宜。
槍枝、刀械、匣武器究竟也只是殺人道具,比政治手段還來的具體點罷。

自己在最初沒有摸清這男人想法?他以為他懦弱無能,無法抵抗一切洪流,所有尖利的東西到男孩手上都成某種諷刺。最初確實如此,只是那本質引領了未來發展,所以他看見了現在的澤田綱吉。
或許,他在最初不是看不深而是看不遠。男孩的雛形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完成整體,有時他看見澤田站在風中的姿態,會令他感到強烈的遺憾與錯失。
錯失暗指何種心情。骸反芻自己思路時才發覺,他正試圖將自己置入澤田人生當中,從中尋找他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跡。

他以為他也能對他造成改變。
多餘的寂寞與無聊的奢望。



他曾經半真半假問澤田,怎麼樣,我是個很好用的棋子吧?
我不懂你如此甘願的原因。澤田微笑。不過,多少有些感謝。
……那樣聽起來有些廉價呢。
褐色雙眼中有所翻覆。但澤田仍說,別想太多,我是真的不能沒有你。
真的?嘴巴真甜。他說。

即使受傷,骸也能虛情假意迂迴對話。
「感謝。」「不能沒有你。」
骸在當下根本不知該拿這幾個字的含義如何是好。
我的心情你是真懂假不懂。

每個字攪入骸的心底和成巨大的渾沌。可怕的距離感。他想大概他也摸不清了。

只是澤田所有笨拙與死角他通通看的見,缺乏安全感又忍不住推開身邊的人。他知道自己的路,卻容易在某瞬間分心偏離軌道。愚蠢。骸又提起微笑。澤田還是那個澤田。

於是六道骸還在這。
那男孩也沒有真的完全消失。





091028
無疑是綱骸居多…因為我家骸是理智的被虐狂,除了耍帥外我又無意寫他強大之處XDDD←是我劣根性太強不好意思。
我一直對綱的配對很糾結,但又想跳脫綱吉的第一人稱試寫這兩人。可以與銀河本篇比較一下。

  1. Edit
  2. Permalink
感謝我心中還有桂正常的形象…
銀桂,稍微的,隱銀高。




  1. Edit
  2. Permalink
就兩人在挑逗彼此而已其實
這篇是背景是監獄,全文都是對話外加一點稍稍必要的描述。先說明這篇梗算是來自好幾年前看的哈利波特同人作者Maya的<Dark Side of Light>,前提類似但內容無關,總之就是想借這模式寫了。
(還會來這看我日記的哈跩放應該都知道一點DSOL吧XD要說我抄襲創意我也不管了反正XD)




Not a Genius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