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我真的不解為何這裡為何如此受廣告留言歡迎

老子受夠這裡的廣告機器人了
請移駕您的蓮步至:
http://sauce0405.wordpress.com/

此處將不定期關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Edit
  2. Permalink
夜遊 台北
近期習於半夜與友人在台北街頭晃至清晨,忠孝東路來回不只九遍了吧

昨天也是,跟兩個要好的同事出去,下班晚上十點後先在東區的老咖啡待到一點半,接著在東區以至市民大道上來來回回漫無目的

經過Uniqlo明亮潔淨到近乎空洞的櫥窗,敦南誠品外滿滿的煙頭不差我一支金大衛細根

好了天亮了,討論一下要去吃早餐嗎?找了好久好久找到一間才剛開的小吃

吃了肉醬涼麵跟味湯後回家


隔天我睡到下午五點半,精神飽滿



在公司沒辦法暢所欲言在外面就一口氣宣洩了,真好,期待下一次




晚上接到顧店的同事電話,抱怨:你為什麼不開機~~~!!!!

我:唉唷不好意思啦睡死了手機沒電

同事:我們今天只有三個人,三、個、人

我:那某某某沒來嗎?

同事:對啊,應該就這樣了吧

我:太精采了



anyway

我應該很習慣這種忙碌邊緣化的潦倒了
  1. Edit
  2. Permalink
破碎的心


為了留住中谷美紀小姐這PV才寫網誌的。

太喜歡了。

精靈系短髮是為中古小姐而出現在這世界的…即使她再也不會剪這種髮型



還有無論如何都沒辦法討厭的<繼續>,我已經想不起來上次有給我這種感覺的日劇

上面是中谷演唱的主題曲

Bid-D.jpg

無厘頭天才少女但是生活白癡-中谷美紀

暴力灑脫漫不在乎(可矛盾的稍稍神經質)刑警-渡部篤郎

然後啊最上面那個PV,其實導演就是渡部。



怎麼會這麼美好呢…。



  1. Edit
  2. Permalink
好比你敢從鞦韆上跳下去 要人命不算誇張
*應該要說些什麼激勵自己的話吧,不過想不到…。並不是要特地說些反社會的激進鬼玩意,但是偶爾反抗一下對身體會比較好?然後又立刻癱軟了,喂,我連想早上要穿什麼都很倦膩吶。

*我很認真想盡量讓自己的anobi加強進度,真的我盡量,雖然記錄慢的悲涼。

*冰與火之歌影集我有看!跟我記憶中有點差距,但是整體而言觀感不錯。要戲有戲,要肉有肉,總而言之。




*生存淘汰物競天擇。

基本是奉馬克思主義為上。

拋棄人或是被拋棄人這種事情只要看過數百次誰都會沒感覺。

只是說當存活人太少實際影響到自己的利益時,那基本也是,誰都會煩躁,然後可能是麻痺,「共體時艱」是必須說的話,除了這個其他想說的,說多了也如同在攻擊空氣,跟另一人(類似處境)面面相覷而已。

就算那種貧濟的環境讓自己也被影響到了。我不會生氣,只反覆說說:不過爾爾。



這樣活著似乎也很不對。但有沒有更好的掙扎方式、將自己調整地更好?

轉換思考角度。

到底又什麼才是對的?

你怎麼知道你能從哪種人生獲得什麼。

再次轉換思考角度。

你知道你想要什麼嗎。


也許沒看過真正壯麗的生命風景前,話說多滿都要打幾分折扣。

我承認我太渺小。

  1. Edit
  2. Permalink
就算一個月一次也是可以的吧
我想應該又到了聊的時候。覺得很久沒有以前那種談無目的地無中心的網誌,雖然以前是不太在乎順序那種事,也比較贊成網誌雖公開但仍偏個人化、這種表達方式,或許是因為工作久了又沒什麼時間寫,逐漸認為如果網誌太言之無物太流水,會不會太沒意義太浪費時間……儘管如此,到現在也沒發表過什麼像樣的網誌吧(請看以下),哈哈!!!

So , be it.




工作上。回到以前當副店的青田店,但已經不是當初的副店長,而是店長了。可笑的是,現在接副店的人,竟是當初因為當兵先離職後又回來的前輩。嗯……反正使用(?)上也不會有那方面的疙瘩啦,所以可以。只是關於人的記憶啊,不過一年回頭一看才發現世界怎麼變這麼多。

跟EL(差不多等於副店地位的老工讀)在討論這年的人事變遷,因為我跟她都調店回來,我們兩個卻異常懷念去年暑假,那時候沒有師大店沒有昆陽店,大家都還在青田店的時候。

「那時候W跟D都在樓上、然後樓下就是我在管妳跟YU跟其他人……天啊好想念YU,真希望她不要待昆陽跟我回青田」

「嗯嗯。還有N,JP跟GC那時也還沒走」

「JP跟GC真是沒良心傢伙XD。對喔我都快忘了N,那時候他都還沒升萬華店店長,現在只有店休開會才看的到他」

諸如此類的對話。


而現在,大家都調到各店去了,我離開這店那麼久,現在竟一個人回來接收這個佈滿情意痕跡的空殼。有時候一個人在樓上顧店時,就會想起一些事…只是身邊的同事多數不是那時的人。

但每個人都成長變化了吧,再仔細想想,這點最重要。

再再無論如何,我們還是一個團體。




至於其他。

我十分想看X戰警。何時可以啊。

還有加瑞特(Garret Hudlund)



在2:00多附近,提到自己從不是眾人的目光焦點時的表情…OH, you know

後面一點竟然丟手機XDDDD

Everything in life to me is like the second scratch.



  1. Edit
  2. Permalink
哦?
上次店休去了我一直很想去的平溪(所以我才在開會時推薦,笑),有可能我是那種一遇到可以許願的機會就不會輕易放過的人--就算許的願都不外乎事業與愛情啦…--但忽然驚覺要把自己的心願在大眾的雙眼中,並且加以照相存證的狀況下完全坦露出來,我哪裡肯啊。

誰要丟這臉啊!!!

就算老闆吐槽「不是妳提議的嗎,怎麼給我亂寫」也一樣。

真是的,我還是去寫國泰平安不要再有天災人禍(真這麼做了)。

所以奉勸各位,放天燈僅限知心好友兩三人去,切勿呼朋引伴,除非你還真沒什麼認真心願好許或根本不當這套是回事。


不過說到不放過許願這事,上禮拜過生日切蛋糕前許願許太久,也被友人念:「妳現在是在行天宮許願喔?」


除此之外,晚上我們還去搭貓空纜車。

晚上的纜車是有點可怕,因為真的太了,前面一台纜車滑出站時不多久就被深到捉摸不清的霧吞噬,然後行車平穩的速度也…但偶爾有風吹來時也挺刺激好玩,可以隨意性鬼叫一下:我們又要離開地球啦~

我覺得中間停站看起來也很像科幻小說中銀河鐵路的車站,打開車門檢查我們是否安在的車站人員不也應該穿著太空衣才對。


晚上來還是感覺比較好吧。白天俯看台北市應該很髒。






山岸涼子的日出處天子太惹人傷心了。

唉怎麼會有這麼一部漫畫呢…怎麼會有厩戶王子這樣一個角色呢……

  1. Edit
  2. Permalink
yesterday & today


對於把用了太久太久的網誌名稱改掉感覺真好。我也很喜歡鮮黃跟鮮紅的搭配。

總是那麼久才更新,你知道,幾次來看的自己也是會寂寞的。雖然無話可說,也還是寂寞。

友人們也說:可是妳的生活都是工作。

就是因為這樣嘛。



應該比過去的自己更會說話了吧。

以前的我絕對無法想像的到自己目前的表達能力。我是說在工作場合中使用的那種。

於是乎,很多事情都可以更大膽。

其實那跟勇氣應該沒有任何關係。只不過已經習慣了某種技巧,圓滑的(也可以很銳利),若無其事的一種技巧。

技巧性的去獲得,保留,遺忘,丟棄。

例如,幻想就像一種堅持,那種事情說放棄也不用幾秒鐘。

也許我再也不會用以前擅長的華麗麗字眼了。







順便說我最近的口頭禪:「快吐了。」
應用場合:「還有兩百件事沒做,更,快吐了。」 (自言自語)

另外一個口頭禪:「怎麼可以這樣。」
應用場合:「我才剛訓練好的早班現在又要調走?怎麼可以這樣。」 (跟另個分店長電話中)

然後有時候會說:「好悲。」
應用場合:「唉,你也要走?好悲。」 (對即將離職的同事)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1. Edit
  2. Permalink
破格
要變得更勇敢,才可能成就什麼。

真心推薦天鵝這部電影。





  1. Edit
  2. Permalink
砍下廣告

看了下面說過的潘朵拉之盒,好美的一部片,儘管翻譯太糟我有些不大懂,但還是很美的一部片。
…真是跟我印象中的太宰治不太貼近。
可能是故事環境的封閉性,可能是流曳耳邊不去的音樂,近似透明的失衡感,喃喃自語,有那麼點法國片的味道。
窪塚就活脫個世俗人啊。



今兒個則是看了麥特戴蒙的生死接觸
沒看過預告但看海報我還以為是什麼諜報片,結果!
我只能說我不是很喜歡這次克林伊斯威特導的片子…。

至於明天就是大奧了WWWW
  1. Edit
  2. Permalink
也是時候該回頭
有種喪失力量的錯落感。很久沒寫一段網誌再寫時就覺得已經錯過什麼,要記錄的事情應該很多,但又簡單到幾乎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現在不是很喜歡形容詞,喜歡一切都很直接,有時候甚至很隨便。也許誰都可以讀懂自己在做什麼,不過,這不重要。但是又有一種過了就也沒什麼的厭膩與冷漠。得過且過。然後擔心起別人的目光,有沒有看懂自己寫的字還是指向的姿勢。有沒有誤會啊?千萬不要吧。微笑的後面可能是一無所處的沉思。

唉呀。如同沒兩天就顏色脫落的指甲的心情。

買了盜版的窪塚演配角的電影潘朵拉之盒(預告片真是太美了)可是一直沒看。
每次看到他就覺得怎麼一個人可以喪失/隱藏這麼多。他已經是個成年人再也不懂怎麼樣鬼吼鬼叫與到處亂親人,他現在學會談論地球與未來,至於那些甜蜜恍惚狂亂的肢體語言,再也看不到了,雙手就這麼自然垂在兩側。

他終究是學會某種滑入社會混沌掉落後站穩的姿態。像粒渺小的塵灰,並沒有離開地面。



在這地方工作已邁入一年,剛調來師大店這裡時不知道多討厭,嘲諷這裡是未開化之地,但現在也慢慢有點喜歡了。大概是有建立起什麼,建立才有獲得。安身立命,是可以這麼解釋的。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