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rry me but where to
荒蕪而貼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Edit
  2. Permalink
我真的不解為何這裡為何如此受廣告留言歡迎

老子受夠這裡的廣告機器人了
請移駕您的蓮步至:
http://sauce0405.wordpress.com/

此處將不定期關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Edit
  2. Permalink
來年不見
翻找自己過去文章時,發現這篇家教文沒有貼在這裡?所以貼過來了這樣…


  
  
  
  來年不見
  雲→獄→綱
  
  
  
  
  1. Edit
  2. Permalink
當時惘然(銀時x高杉)
銀高。





當時惘然



坂田銀時還在十幾歲年紀時一有機會到每座城鎮時習慣去尋找街上舊書攤。他會尋找一堆堆小書山中有沒有薄薄的舊琴譜,一本也好。書籍常見,但琴譜是有錢人的玩意兒,有時逛遍整座城也找不著一本。即使找到他會裝作是順手買的塞進自己衣領裡面,下雨時疾跑一手在額一手將領口扯的更緊密。他沒讓任何同窗看過,只將買到的舊琴譜通通塞進睡房壁櫥最深處。

再說吧。
有一天吧。

他不擅於計畫。他只是模糊的側想,有一天吧,會交到誰的手裡。總覺得不能夠太過容易就給啊。
等到有點量再說吧。
本來三弦琴這種東西連根皮毛都不懂的。




而當某日,降臨於松下村塾,熱烈安靜的一場大火,發出嘶聲卻又如此沉默盛大的,過於壯觀的火舌將童年與一切一切席捲吞噬。
成年後的坂田銀時想起當時目睹所有的自己張著嘴應該有喊出什麼,卻只記得心裡轟然一響,關於老師還有關於這世界,對於死亡陌然的似曾相識還有擺脫不開這突如其來的茫然憤怒,彷彿火焰也沾上身,忽就霸據他身心靈,煙霧燻疼雙眼,灼燙了他整個少年時期。

他想起那些舊琴譜也付諸一炬。
偶爾想起覺得有些可惜,又懶的向誰提過這事。




後來都當上萬事屋老闆,除了混口飯吃還得考慮點別的什麼像是偽親情的時候。
現在萬事屋裡的壁櫥只剩醃昆布的酸味四溢,打開就嗆進鼻腔,他第一反應老是咒罵誰家母親。
可是總有那麼幾個時刻感覺熟悉,時光倒置成偷藏舊琴譜的無知青蔥少年,怎麼翻找折疊的床單中就只剩吃玩沒丟的皺爛醃昆布紙盒。

拉上門的二十六歲的他再想想。

關於誰也沒彈過的老舊琴譜。
燒了也好。


再有時碰見高杉晉助,卻也忍不住想問:現在還彈琴嗎?

彈啊。…不為你彈罷了。
高杉隱去任何諷諭不著痕跡地說。濃濁的月色在他的右眼裡只是缺乏心思的調笑,不見清亮,不見純粹,也不見任何妖異。

彈一曲吧,一曲就好。
銀時沒有這麼說,除非醉意讓他意識不清。
他想他再也不會這麼說。




一旦興頭過了後。
始終也不是特別想聽。




end


  1. Edit
  2. Permalink
Die a little (銀時X高杉)
銀高文。

簡而言之,文筆退化不通順(不是說以前有多好只是現在更差),如果可以忍受看完我由衷感謝。
有些許肉,注意慎入。


  1. Edit
  2. Permalink
瞧 
#40643;則修(野柳)鳳鳴朝陽 1960_P

#40643;則修(龍山寺)在名勝古蹟龍山寺看戲的人們 1954_P

#40643;則修(龍山寺)#25637;背 1959_P


黃則修82攝影展。
http://www.tfam.museum/TFAM_Exhibition/exhibitionDetail.aspx?PMN=2&ExhibitionId=416&PMId=416#

歷史。客觀。去尖銳化。紀實。

這樣可以說是藝術嗎?見仁見智。

黃則修幾乎走過整個攝影技術的重要變遷,逛這展覽中不斷比較,相較於數位相片,銀鹽相片上閃閃發光的顆粒水銀,果然還是耐看點。

  1. Edit
  2. Permalink
夜遊 台北
近期習於半夜與友人在台北街頭晃至清晨,忠孝東路來回不只九遍了吧

昨天也是,跟兩個要好的同事出去,下班晚上十點後先在東區的老咖啡待到一點半,接著在東區以至市民大道上來來回回漫無目的

經過Uniqlo明亮潔淨到近乎空洞的櫥窗,敦南誠品外滿滿的煙頭不差我一支金大衛細根

好了天亮了,討論一下要去吃早餐嗎?找了好久好久找到一間才剛開的小吃

吃了肉醬涼麵跟味湯後回家


隔天我睡到下午五點半,精神飽滿



在公司沒辦法暢所欲言在外面就一口氣宣洩了,真好,期待下一次




晚上接到顧店的同事電話,抱怨:你為什麼不開機~~~!!!!

我:唉唷不好意思啦睡死了手機沒電

同事:我們今天只有三個人,三、個、人

我:那某某某沒來嗎?

同事:對啊,應該就這樣了吧

我:太精采了



anyway

我應該很習慣這種忙碌邊緣化的潦倒了
  1. Edit
  2. Permalink
孤獨 東京 還有男孩們
又為了必須消滅廣告而浮身,突然又覺得是不是該關掉這裡好?

不過這問題,端看網誌對自己存在的意義吧,想想後果然又認為,從網路上占住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多少還是必須。

總而言之貼貼自己喜歡的東西也罷。

tokyo boy alone 攝影集
tokyo_boy_alone_j_flyer.jpg

森榮喜
http://www.eikimori.com/

介紹書籍裝禎設計
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748



喜歡這本攝影集的點

*少年美 照片美 乾淨舒服

*光影下身材線條 裸體 

*生活感與一點點的落差 但是是東京 所以遠離台北吧

*書的重量與質感優

*攝影師跟模特兒關係或拍攝過程想像(重點)

*友人言:在boy的前面不管加什麼都沒有tokyo來的有想像空間啊!(讚)


喜愛的作家吉田修一也有推薦。
  1. Edit
  2. Permalink
破碎的心


為了留住中谷美紀小姐這PV才寫網誌的。

太喜歡了。

精靈系短髮是為中古小姐而出現在這世界的…即使她再也不會剪這種髮型



還有無論如何都沒辦法討厭的<繼續>,我已經想不起來上次有給我這種感覺的日劇

上面是中谷演唱的主題曲

Bid-D.jpg

無厘頭天才少女但是生活白癡-中谷美紀

暴力灑脫漫不在乎(可矛盾的稍稍神經質)刑警-渡部篤郎

然後啊最上面那個PV,其實導演就是渡部。



怎麼會這麼美好呢…。



  1. Edit
  2. Permalink
Another encounter 有聚有散





Another encounter






潘西不是沒有想過會再遇見跩哥。當然,戰後的任何純種場合。
只是她沒想到一句『你好嗎?』竟能困難到讓人顫抖,讓人想轉身就走。

於是,如她所能預見幾百萬次的想像,現在,他就站在那邊。

潘西多喝了幾杯琴酒才能站穩在這華貴錦繡地毯上。

中間隔了許多人,除了魔法部高級政要與企業家,剩下不是他們的老婆就是他們的小孩。她聽見弦樂聲像緞緞絲絨騷然入耳,她看見跩哥的金髮仍然經過仔細打理,服貼在他完美的頭型,西裝如暗夜的,好襯他修長身段。
旁邊的是他的太太。跩哥的太太嫻靜優雅,或者說優雅到毫無特色。是嗎。終究不凡如跩哥選擇的也是這種女人。
那只顯的……跩哥仍然耀眼奪目,即使多少年前她看過他年少懦弱的一面。

上上之策應是不該再看下去。
不該再回味心動。潘西想。

只是跩哥還是看見她了。不經意的轉頭,又確認的第二次回頭,平靜無波的眼神,無人查覺的起疑,最後直直地望著她。也許參雜訝異、錯愕、泛著溫度的懷念什麼的。
那幾乎可以稱得上真誠。近乎童稚。

她從未忘記跩哥任何一次表現純真不作掩飾的眼神。那只會發生在跩哥凝視自己備足珍惜的事物才會有的眼神。甚至可以稱作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微笑。

史萊哲林的字典裡一向不存在溫柔這詞。但到了這年代,一切舊時光原則至此刻也算不上什麼。
歲月已逝無論十年二十年,她總是能知悉跩哥眼中無須言傳的種種,而她才記起她總是為此而驕傲。

跩哥似乎在等她的回應,挑起眉的表情仍舊耐人尋味。

潘西接受下來,挑起裙襬微屈膝,點首,報以微笑,為他展現出她所能展現的所有美麗。
一如既往。
只是她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熱情洋溢的走向跩哥。



20110722
  1. Edit
  2. Permalink
maybe we just dreamed a lot



遇見的時候並不作任何表情。

在白晝時他們擦肩過,只有一點點的眼神接觸,肩膀斜斜擺動的角度。
他聽見他的笑聲。像是不為任何人。
在白晝,他們平行線般你來我往,如點頭之交,如兩個陌生人。
所有對話不具意義。


直到他們在夜晚遇見。



maybe we just dreamed a lot
也許我們只是太常作夢


(久久綾)


  1. Edit
  2. Permalin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